被弄得不行不行的_嗯再深一点我要你快点

山西龙采资讯网文摘2019-09-18 11:3346

没想到张小强居然要承包十年那么久。


他略微思索会,道:“根据乡政府的规定,后山那片地是,每年一万块,十年就是十万块。”


“但是看在你想建设家乡的份上,我就给你减去一半,每年五千,十年五万!如果你觉得多了,我们可以继续谈谈。”


此刻的陆启亮,生怕张小强嫌贵,不愿把后山承包,如果张小强出钱承包的话,他也可以从中捞到一些钱。


这一切,都被张小强看进眼中,笑道:“五万,太贵了吧,我最多只能出三万。”


“三万块……”


陆启亮犹豫了,想了一会儿,如果三万的话,他就会少捞一万,有点肉疼,可如果张家凑不出五万怎么办?那他岂不是一毛钱也捞不到了。


“三万就三万吧!”


最后,陆启亮一咬牙答应了,蚊子再小也是肉嘛,三万,他还可以捞到万把块左右,这几乎是他两年的收入。


“成交!三万!”


张小强心里乐开了花,没想到真用这么低的价格,就将后山给承包下来了。


可他表面上,仍是装作十分心疼的样子。


见到张小强的脸色,陆启亮生怕他后悔,立马去弄合同文书了。


很快,合同文书就弄好了,签名按手印之后,张小强就把三万块钱转给了陆启亮。


钱到手后,陆启亮大牙都快要笑掉了:“行了,高小子,在接下来的十年里,后山的那片山地是你的了,你想在那干什么就干什么,放牛养羊都可以。”


张小强没说什么,把合同签好后,他没有逗留,和刘艳红离开了支书家。


“怎么了,这么高兴?”陆启亮老婆出来了,看到陆启亮笑成那个样子,立刻好奇问道。


“张家那小子,就是个大傻瓜,居然用三万块钱,把后山给包了十年,除了交上去的,老子还白赚一万多了!”陆启亮乐得合不拢嘴。


“那片山地,土壤贫瘠,既不能放牛养羊,也不能养鸡养鸭,有什么用呀,我看张小强那小子,肯定是个傻缺,不然怎么会想包那片后山呢,到时我就看他怎么把内裤都赔光!”


陆启亮老婆则道:“那张家小子可是个大学生,受过教育的人,不应该会做这种蠢事的,他一定有什么计划。”


“还大学生?我呸!”陆启亮充满鄙视:“大学生能耕耘土地吗?大学生知道什么时候该播种、施肥吗?这小子,大学毕业不在市里好好工作,回来做这些花哨的事情,不是傻缺是什么?”


第二天,震惊全村的新闻突然传开了。


张家小子,居然把后山给包了,一包居然还是十年!


“张小强真是个呆子,竟然把那片鸟不拉屎的后山给包了。”


“这小子不会是嫌钱多了,蛋疼吧,就算扔在水里,起码还起些水漂呀。”


“那可是三万块啊,老子五六年才能赚那么多,张小强这小子居然拿去砸着玩!”


“是的,简直是浪费钱呀!”


在村子里,大家都在讨论这件事。


一些老年人,甚至亲自上门劝说张小强不要浪费金钱。


张小强知道这些村民,都是为他着想,他只好一一谢过后,并拿出签好的合同给村老们看。


村老们看过后,知道已成定局了,就算他们再劝也没用了。


村老们走后,家里又给张小强上了一堂政治课。


对张小强承包后山的荒唐之举,首先强烈反对的是张小强老妈,一直唠叨着张小强浪费钱。


老爸张大山则是拿着旱烟,不停吸着。


张大山这辈子都和农田打交道,也搞不清楚,张小强究竟看上后山哪一点,舍得花三万块钱把那破地包下来。


他虽心中不安,可他知道他的儿子,不是村里的傻瓜。


他是一名大学生,既然他敢将后山包下来,肯定是有把握的,张大山干脆不管这件事,就坐在那抽旱烟。


相反,嫂子于薇,却表示支持张小强,并相信张小强一定会在村里做出一些大事。


家庭会议结束后,张小强回到于薇的房间,准备休息。


“嫂子,你相信我吗?”


张小强躺在床上,轻轻地问。


于薇沉默了一会儿,说:“小强,不管你做什么,我都相信你!”


张小强十分感动,后山松茸的事,惟独他和刘艳红知道,张小强连跟家里人都没说。

并不是张小强对家里人不放心,而是这件事,真要传出的话,对他有弊无利的。


真要让那些穷怕了的村民知道了,指不定会干些什么来事情来。


即使后山现在是张小强的土地,他们也可能在半夜偷偷地爬上山去摘松果。


所以这个秘密,知道人越少越好。


“谢谢你的信任,嫂子!”


张小强吻着于薇的额头,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摸向于薇的丰满。


“别弄,快睡觉吧,明早还要去田里干活呢!”


于薇很是幽怨的剜了张小强一眼。


“去田里干活是明天的事,可今晚的活我们还要做的!”


张小强满脸坏笑,手上的揉捏也加大了力度。


于薇沉默不语,任由张小强的肆意妄为。


没一会,于薇压抑的声音便在房间里响起,很明显,她也被张小强撩拨得情致高涨起来。


于薇迷离的呼唤着,感觉整个娇躯,被张小强抚摸得气力全无,渴望无比。


她终于情不自禁地把嘴贴上张小强的唇。


于薇这样主动,张小强性致自然蓬勃,狂吻的同时,也在脱去于薇的衣衫。


很快,于薇那白璧无瑕的娇躯,便一丝不挂的在张小强眼前展现。


张小强耸动喉咙,也将自己衣服脱光后,就躺了下去,道:“嫂子,你坐上来,咱俩今晚换个位置。”


“太羞人了。”于薇满面潮红,羞涩不已。


“我听说,女人坐在上面会更舒服的,来吧!”张小强邪笑道。


于薇被张小强说的有些意动,瞧着张小强雄伟坚挺,心里噗噗乱跳,最终,还是乖乖做了上去。


于薇刚坐下,就情不自禁发出一声蚀骨的娇呼。


“小声点,嫂子,别让爸妈听见了!”


张小强一惊,于薇的呼声太大了,如果真被爸妈听见,那就真的凉了。


“好……”


于薇点了点头,尽量克制自己的娇喘。


这两个人在房间里,便开始有节奏的运动起来。


一夜倏然而过,天边微亮,山上还有薄雾,空气很凉爽。


张小强一大早就起床了,他背上木娄,拿着一把小镰刀,就往后山走去。


张小强刚到,就听到刘艳红的声音传过来。


跟张小强一样,她背着个木娄,手里拿着镰刀。


今天,刘艳红穿了件紫色的长袍,秀发盘绕在头后,嘴角挂着微笑,像早晨初升太阳,充满阳光与热情。


“艳红,没想到你比我还快!”张小强会心的笑道。


他俩昨天就相约好了,今天一早,一起来后山采摘松茸。


“我也不过刚来几分钟,猜你应该没到,就在这等你了。”刘艳红道:“走,我们上山去吧!”


现在整个后山都是张小强的,他稍稍有些满足感。


到了后山,他们就开始采摘松茸了。


两人的采摘目标,自然是那些成熟的松茸。


这些松茸的成长年份,已有五六年了,刚好是成熟的时候。


松茸的生长期就是这样,长到了五年左右的松茸,差不多有食指那样长,有四根手指那样宽。


这些成熟的新鲜松茸,也是最值钱的,随便一斤在市场上也有两千左右


当然,那些松茸幼果,张小强肯定不会采摘,再怎么说,杀鸡取蛋的道理张小强还是明白的。


而这片山地,张小强更是还有十年的使用权,未来十年,这片后山上松茸,会一直源源不断的生长,这些松茸又跑不掉,张小强无需担心。

张小强和刘艳红在山上,不停采摘起来。


这次,他们带了水和午餐,午餐也就在山上吃了。


下午,两人背着收获,在山下回合了。


“小强,在我的背篓里,大约有十五斤左右“。刘艳红把背篓放在地上,脸上挂着微笑。


“我也差不多,也就十五六斤那样!”张小强笑道。


“小强,我这些你也带回去吧!”


刘艳红把她的背篓放到张小强身前:“这片后山都是你,当然这些松茸也是你的,我只是帮你打个下手。”


张小强呆了呆,心里十分感动,每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好女人。


张小强虽然算不上成功的男人,但刘艳红,肯定是个好女人。


张小强也不矫情,接过刘艳红的背篓,与她分别后,直接回家了。


“小强,你在后山呆了大半天,就只弄这些蘑菇吗?”


看着张小强背了一娄蘑菇回家,张小强老妈不由得有些生气:“这玩意,在村里,都不会有人要。”


看李小强扛着两个大木楼蘑菇的东西,李小强妈妈眼睛一瞪:“这个东西,村里没人要。”


张小强无奈的摇了摇头,笑着说:“妈,这可是宝贝,明天我去县城的时候,你就会知道这东西有多好。”


“真的吗?”张小强老妈满脸怀疑。


“你儿子什么时候说过假话!”


张小强将松茸清溪完毕后,找了块雨布,铺在放在院子里,然后把松茸晾在上面,让其风干。


这天晚上,他睡得很好。


到了翌日早上,他很早就醒了,把风干的松茸称了称,居然还有三十来斤。


三十斤,绝对是个可怕的数字。


可张小强知道,这是因为山上的松茸,几年甚至几十年,一直没有被采过的原因。


所以在第一天,他和刘艳红才能采摘这么多。


以后不可能再有这样的量了,每天能有一斤,张小强也会乐开了花。


张小强把松茸装在一个袋子里,估计当镇里的班车到达时,它正把袋子搬到路边的站台上。


他这次的目标是县里,只有县里才有大药房,专门收购珍稀药材。


去县里要转两次车,从村到镇,再从镇到县。


张小强所在的农村,太偏僻了,村镇的班车,每天只有两辆,所以一定要找好时间。


到达镇里后,张小强携着麻袋,再次来到镇车站,并乘上开往县里的大巴。


中午时分,太阳吐着火蛇,张小强也已到了县里。


张小强顶着烈日,找到了县里最大的中药店,灵宝堂。


进去后,张小强将麻袋打开,拿给导购员瞅了瞅。


见到这样一大袋松茸,那导购都惊呆了。


松茸的市场价格变化无常,现在正是松茸旺市期,所以每斤价格已升至道两千五的收购价。


那导购将张小强的松茸秤了秤,刚好是三十斤。


“先生,你这些松茸三十斤整,依照我们店的收购价格,刚好七万五!”导购面带微笑道:


“如果你能长期供应,我们也可以长期合作。这次我们可以用八万买你的松茸!”


见对方可以一次拿出这么多松茸,在导购的眼中,是有长期供应的资本,也许对方是某地的松茸专业养殖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