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在办公室里喝我奶详细|疯狂np群交|祝少杰

山西龙采资讯网文摘2019-09-18 11:2746

祝少杰眼看着女孩把药吞咽进去,他从身边桌子上拿起手纸,先是擦了擦自己的手指,然后又擦了擦少女的身躯,然后把鬼医针取出来。


这两次用针发现刺激穴位果然是很不错,按照这个做法来看,胎囊应该是可以被打下来了,拔下几根针,然后祝少杰开口道:“你把衣服穿起来,我出去把门打开,一会我还有话要问你。”


把门打开再回来,紫萱红着脸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只是走路看起来有一些不方便。


祝少杰看到她这个模样,开口道:“在等两天,胎儿流产了也就没事了,如果不行的话你还需要来我这里一趟。”


女孩点点头,道了声谢,然后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钱放在桌上丽准备离开,可就在这时候,祝少杰突然叫住了她:“你等等,我有个问题要问你,你大腿上的掌印是怎么回事。”


这个掌印就在大腿位置,邻近于那个密道,听到祝少杰提起这个,又想起刚才祝少杰对自己做的事,她的脸刷的一下子又红了。


“我那是男人留下来的!”


祝少杰点点头:“原来是这样,那你就先回去吧,如果三天之后还没有效果,你就再来拿药,不过我估计三天时间应该是足够了。”


祝少杰说着,送她离开了这里。


回来的时候,祝少杰手里拿着手机,心中乱乱糟糟,根本理不清头绪。


突然想起了秦美丽,祝少杰打开微信,找到秦美丽的聊天窗口,发了一个微信:掌印今天还在吗。


刚刚发出去,立刻得到消息:“还在!”


紧接着,就收到一张图片,不过这一次掌印的位置已经不在背后,而是出现在胸口,丰硕的白兔上映现出那个掌印,看起来黑白分明,凭白增添几分妖冶的感觉。


看到这一幕,祝少杰皱了皱眉头,回了一句:等我继续查一下,再给你消息。


他说着,收起手机,就在这时候突然传来一个声音,非常熟悉的声音,声音的主人竟然是之前在自己这里看了病的王明秋。


王明秋来到这里之后进了门,不过脸还是有些红:“祝医生,我想请你去家里吃个饭,我婆婆没在家,你今天也给我治了病,正好我想要谢谢你。”


祝少杰本来还感觉可能会有些尴尬,不过终于还是下定决心,去吃饭可能会尴尬,不过不去吃饭,不但显得尴尬,还心虚。


这么一来,祝少杰还是决定去。


来到村里便利店,店里桌子已经摆好酒菜,王明秋招呼祝少杰入座准备吃饭,然后还开了两瓶酒,一人一瓶。


祝少杰把酒拿在面前,灌了一口,王明秋拍了拍祝少杰的肩膀:“酒量不错,祝医生,来,我和你喝一个。”


王明秋说着,直接和祝少杰碰了一下杯,然后咕咚咕咚灌了半瓶,擦了擦嘴:“来,吃菜,我这么久以来,没请过男人上家里吃饭,你是第一个。”


听到这句话,祝少杰笑了笑:“您这么说我还真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王姐,我想问您件事,您嫁到咱们村里多久了?”


听到祝少杰的问题,王明秋皱了皱眉头,叹了口气:“哎已经六七年了,这么说起来我家那个死鬼丈夫已经去了好几年了。”


祝少杰开口道:“王姐,这么久以来,咱们村里新结婚的丈夫就一定会死吗?难道就没有一个意外吗?”


听到这句话,王明秋叹了口气:“祝医生,你已经在这里待了这么久了,难道你还没有看到吗?咱们村里哪里有年轻男人在,除了小孩子,就是我们这些寡妇,但凡是有一点办法,谁愿意做寡妇?”


听到这里,祝少杰也叹了口气,没有说话,只是举起手中的啤酒:“王姐,来,喝一个,怪我不应该提起这件事。”


王明秋手中酒一饮而尽,抹了抹嘴:“没事,我已经习惯了,说实话,你是村里极少数的男人,你就是村里的吉祥物。”


祝少杰笑着摇摇头,没有继续说话,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王明秋喝多了,坐在椅子上直往下出溜,差点没滑到桌子下面去。


祝少杰勉强扶住王明秋:“王姐,你喝多了,我送你回房间!”


王明秋挥挥手,挡开扶自己的祝少杰:“我没有喝多!”


说着说着,她突然抱住祝少杰的脖子,紧接着就开始吐,祝少杰把她抱在怀里,勉强扶到房间里,她吐了一身,祝少杰还要给她换衣服。


刚刚解开上身衬衣的纽扣,王明秋就突然把祝少杰朝着她的胸口拉了过去,祝少杰一下子没有站稳,脚底下一滑,直接朝她胸口扑了下去。


然后她直接伸出手抱住祝少杰,把他的脸一个劲的在自己的胸口靠,祝少杰只觉得自己满脸都是奶香味,勉强扶着想要起来,还一手按在了王明秋的胸。


这一按,王明秋脸一红,不过却突然坐起来,一把抱住祝少杰的后脑,把他拽到自己的胸前,然后直接印在他的唇上。


祝少杰就感觉嘴里一阵香气传来,一条丁香小舌直接钻进自己的嘴里,绕着自己的舌,不断的纠缠,祝少杰此时已经是心猿意马,一只手按在王明秋胸前的高耸,另一只手已经深入王明秋的裤子里,想要攻城略地。


王明秋一把抓住他的手:“别在这里,去我的房间里。”


王明秋说着,还在祝少杰的耳边轻轻吻了一下祝少杰的耳垂,祝少杰直接把她拦腰抱起,然后直接朝着里屋走了进去,王明秋的脸都已经红透了,缩在祝少杰的怀里。


祝少杰忍着不看王明秋,把她抱到房间里没有别的想法,就是想让她好好休息一下,现在正是农耕季节,下晚村里来来往往都是人,如果看到王明秋这副模样,在这偏远山村里,怕不是伦理纲常要炸开锅来。


他祝少杰可堵不住这寡妇村中的悠悠众口。


转身来到房间,一张大床就放在房间里,床头还挂着王明秋和一个男人的合影,看样子这应该就是她的丈夫。


弯腰把王明秋放在床上,祝少杰也准备起身离开,就在这时候,王明秋突然伸出手紧紧抓住了祝少杰的衣领,把祝少杰朝着自己拽了过来,与此同时,门外竟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听到敲门声,祝少杰赶忙把王明秋放在床上,然后拿起毯子盖在她玲珑有致的身体上,紧接着紧忙跑出超市里屋。


外面,一个中年妇人手里抱着一个孩子,哭天抢地,孩子的手呈现出青紫色,无力地垂落下来,看样子已经陷入深度昏迷的状态。


孩子浑身上下湿淋淋的,衣摆还在往下滴水,看到这一幕,祝少杰的心顿时猛的抽紧,这孩子正是溺水的征兆。


可是既然是溺水,已经打捞出来,不应该还这样处于缺氧状态,农村人对于孩子溺水这样的事都有自己的解决方法,怎么可能会变成这样。


这个女人祝少杰也认得,正是村里的王婶。


王婶就是这个村里的女人,也是丈夫去的早,只剩下这一个孩子拉扯着到这么大,平日里对这个孩子也是及尽宠爱。


不过孩子倒也乖巧懂事,平日里学习成绩也好,这也是王婶的支柱所在,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竟会变成这样,孩子竟然溺水了。


“王婶,小宝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这样?”


祝少杰从王婶手里接过孩子,开口问道。


一听到祝少杰这么问,王婶直接哭了出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少杰,你可得帮帮婶子,小宝今天在村头的老井旁边替我打猪草,不知道怎么就掉到井里去了,捞出来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


王婶这么失态,祝少杰也可以理解,毕竟是家里没有主心骨,孩子就是她的心头肉,现如今孩子也成了这样,怎么能让她不心疼。


祝少杰连忙拉起王婶:“王婶,您起来,您跪我一个小辈这算是怎么回事?您放心吧,小宝我一定会救过来的,咱们现在就去卫生所。”


一边走,祝少杰一边暗骂自己喝酒误事,怎么就这么贪嘴,竟然让王婶急成这样,王婶抹着眼泪,跟在祝少杰后面,一言不发,只是抽泣。


“王婶,小宝这样多长时间了?”


“已经有一个多小时了,刚才隔壁二婶子叫我去看看,我抱着小宝就往卫生所跑,可是你没在卫生所,他们都说你去超市吃饭去了,我这不才去超市找你了吗?”


想起刚才在超市的事,祝少杰脸一红,支吾两声,没有说话,看到小宝以后祝少杰心中就已经有了计较,小宝这可能是因为过度缺氧所以一直没有醒过来。


如果这么一直持续下去,小宝很可能会变成植物人,不过有鬼医十三针在,就算是小宝一只脚踏进鬼门关,祝少杰也自信能够救醒小宝。


回到村里诊所,祝少杰直接把孩子抱到里屋,放在床上,然后捏起对王婶道:“王婶,您别担心,我现在就想办法救醒小宝,您先坐在这里休息休息吧。”


祝少杰说着,迅速地打开匣子,然后从匣子里拿出来一根钢针,直接朝着孩子脚底中泉穴刺进去。


涌泉穴可是足穴阴肝经里面的大穴,这是非常疼的,这么刺针不是为了旁的,就是为了能够让小宝苏醒,恢复意识。


两根针刺进去,小宝原本青紫色的脸变成了红扑扑的颜色,看起来应该是疼的紧,所以才会这样。


紧接着,祝少杰拿起针封锁小宝身上另外两处穴道,然后开始有节奏的按压小宝的胸口,小宝脸一红,竟然直接栽头吐出一口水来,水里还有头发。


很多很多的头发,看起来就像是海带丝一样,看的祝少杰心里犯恶心,而且不仅是因为这头发恶心,祝少杰突然想起来,孩子只是在水里玩耍,怎么会有海带。


看到孩子吐出来的东西,祝少杰侧过头对王婶问道:“婶子,小宝晚上吃什么了,有没有吃海带?”


王婶摇摇头:“没有啊,我今天下午去地里干活,没有时间做饭,小宝回到家就给我去打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