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你下面好紧h文|升迁之路

山西龙采资讯网文摘2019-09-17 08:3546

涮完毕才想起,栾小雪说过没有衣服。他折身回到了卧室,发现栾小雪正睁着大眼睛看床单,他有些尴尬,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说:“我太忙,没顾上换。”

 栾小雪的脸“涮”地通红着,她没想到她弄脏了床单,更没想到偷看自己的东西时竟然被罗天运发现。

 好在罗天运折身去了书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一张购物卡递给栾小雪说:“去买一身衣服吧。”那口气,完全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倒是让栾小雪失望极了。她推开他的手说:“不用了。我说过,我替我哥还债,不收一分钱。”

 “你?”罗天运没想到他刚刚才抚爱过的栾小雪,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好心情一扫而光,丢下购物卡,怒气冲冲地说:“随便。”看也不看栾小雪一眼,转身下楼去了。

 栾小雪这才发现自己说错话了,这个时候她是不是应该接过购物卡,冲他甜甜地笑一笑呢?可她发现自尊心很受打击。一大早,他递给她一张卡,什么意思?卖身的钱?交易的钱?还是赶她出门的钱?

 栾小雪从床上爬了起来,骂了一句脏话:“去你妈的自尊心。”骂完,抓起被罗天运丢在床上的卡一看,居然是吴都市最大的商场银联购物城的卡,面值一千元。

 栾小雪小失望了一下,银联购物城的衣服贼贵,一千块怕只能够购买打折的衣服了。她就有些奇怪,怎么堂堂的一个市长,购物卡才只有一千块?是不是她在他的心目中就值这个价?

 “俗物。”栾小雪低骂了一声。想想自己的衣服才一百块钱一套,不是也穿出来了吗?怎么和市长睡了两觉,就真的成了冉冰冰嘴里的“一号人物”了?原来她也是一个极爱虚荣的女人。栾小雪这么一想时,竟然对自己很失望,六年来,她在南方吃再多的苦,都没有叫过一声苦,硬是和哥哥一起还掉了家里的债。怎么现在变得这么虚荣呢?难道马英杰的计划真的让她心动了吗?

 手机响了。栾小雪拿起一看是马英杰的。马英杰在电话中问栾小雪:“你在哪里呢?说话方便吧?”

 “我在罗市长家里。他上班去了。”栾小雪说,说完又感觉不好,连忙加了一句:“我的小屋浸水了,你的手机又打不通。我没地方去。以为他不在家。”

 栾小雪越想解释,发现越是解释不清楚。马英杰却在电话中笑了起来:“栾小雪,干得好。不错,太棒了。想办法让他留下你。”

 “他,他不会喜欢我的。”栾小雪不知道为什么,说这话时委屈极了。

 “慢慢来,相信我,也相信自己。对了,冉冰冰找你干什么?”马英杰问。

 “她让我帮她制订送给罗市长的纪念册。”栾小雪老实地说。

 “好,我知道了。不过栾小雪,你自己要多一个心眼,长点智慧,这样才能上位,懂吗?慢慢来,我会教你怎么做的。我挂了。”说着马英杰就收线了。

 而栾小雪拿着手机,却一下子找不到北。她这是怎么啦?真的如宫斗戏那般去争宠?千方百计地怀上龙种?靠孩子上位?

 栾小雪很生气,生自己的气。她把购物卡用力一丢,随着“啪”地一声,购物卡落到了一楼的客厅里。

一场大雨冲毁了去梧桐乡的路,原计划在梧桐乡召开城乡一体化示范点的会议不得不延期。这样也好,昨晚和栾小雪运动量大了一点,体力有些透支,再加上这个没心没肺的女孩,一大早气他的话,让他整个上午都有疲乏的感觉。马英杰越来越会来事,整个上午替他挡掉了很多来人,这不,刚过下班点,司机的车就停在市府大楼门口,马英杰把他送上车才离开。

 罗天运一上车,就闭目养神,他需要好好补一觉。直到家门口,司机才小声音地说:“罗市长,到家了。”

 罗天运“嗯”了一下,司机已经拉开了后座的车门,正准备提着他的包往大院走,被罗天运挡住了。罗天运接过包,司机便知道没他的事,这才转身钻进了车里。

 当罗天运打开家门时,栾小雪正从厨房出来,罗天运脱口喊了一声:“怡怡”,栾小雪没想到罗天运会回家,更没想到罗天运会喊“怡怡”,抬头奇怪地看着他。

 罗天运这才发现根本不是女儿罗子怡,而是栾小雪。

 栾小雪本来想离开,她还没完全想好是不是真的要和冉冰冰去争夺罗天运?是不是真的如马英杰所言,一定要去过上富人的生活。可她下楼时,才知道昨晚淋湿了衣服,她根本没办法出门。只好把自己的衣服和罗天运的衣服一起洗掉了,本来想用洗衣机洗,发现衣服不多,就改成了手洗,洗衣服的时候,长发老是往下掉,她就善自去了罗子怡的房间,在房间里发现了这个粉红色的发卡,漂亮极了。她就把头挽了起来,把这个发卡卡着,心情有点小愉快地哼着歌干活,没想到被罗天运认错了。

 正当栾小雪想解释时,罗天运却暴怒起来,冲着她大吼:“谁让你穿成这样的?谁让你动她的东西?滚,给我滚。”说着,他坐进了沙发,无力地用双手抱着头。

 栾小雪这才发现自己犯了大错,可是罗天运这么暴怒,又让她委屈极了,眼泪不争气地夺眶而出。她丢下正准备端到餐桌上菜,一转身冲上了晾台,收起湿衣服,冲进了洗手间。

 等栾小雪穿着一身湿衣服出来的时候,罗天运却又发火了:“脱掉,谁让你穿湿衣服的?生病了谁管你?”

 一句“生病了谁管你”又让栾小雪有那么一丝的感动,她迈出去的脚停了下来,愣在客厅里,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罗天运已经冷静下来,语气温和了一些,背对着栾小雪说:“快去脱掉,给我添饭。”

 栾小雪又走进了洗手间,换上罗子怡的睡衣,头发再也不敢挽着,又扎成了两个马尾松,才从洗手间走出来。

 罗天运已经坐在了餐桌上,栾小雪赶紧进厨房给他添了一碗饭,才发现自己并没准备他的饭,不过还是给他添了一大碗,等她把饭递给他时,他的眉毛又锁了起来,栾小雪的心揪成了一团,紧张地盯着他,生怕他又会暴怒。

 罗天运一见栾小雪这个样子,知道自己吓着他,把语气尽量温和下来,笑着说:“喂猪啊。”

 栾小雪这才松了一口气,吐了吐舌头,进厨房拿了一个碗,罗天运把饭弄了一大半给栾小雪,栾小雪说:“你,您不会只吃这么一点吧?”

 栾小雪你和您的区别,罗天运听清楚了,不过他装糊涂地说:“我很少想吃饭。”其实罗天运已经猜到栾小雪并没准备他的饭。

 栾小雪便信了,脱口说:“正好,还以为你要吃很多呢。”说着,一屁股坐在罗天运的对面,也不客气地端着饭就吃,她确实是饿了,早晨没过吃早点。

 冰箱里只有鸡蛋和香肠,她就把这两样合在一起炒了一个菜,见罗天运没动筷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问:“是不是特难吃?”

 罗天运瞪了栾小雪一样,板起脸说:“吃饭就吃饭,哪里那么多话?”

 栾小雪不敢再说话,这男人一时严厉,一时温和,栾小雪不敢再招惹他,也不知道哪句话或者哪个动作让他生气,只好埋着头津津有味地吃着。一想到,如果真的长期和他在一个屋檐下生活时,栾小雪就觉得紧张,觉得沉重,可是,她还能有其他的选择吗?

罗天运吃完饭就上楼去睡觉了。他没再理栾小雪,栾小雪收拾完厨房,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衣服,她现在突然很想衣服快点干。

 栾小雪找出吹风机,蹲在晾台上,小心地吹着自己的衣服。当罗天运上班时,到一楼听到晾台上发出的声音,走了过去,发现栾小雪拿着吹风机在吹衣服。罗天运哭笑不得,现在的孩子啊,这种方式也想得出来。

 “你干什么?”罗天运突出发出的声音吓着栾小雪了,吹风机“啪”地掉在地上,摔成了三片。

 栾小雪的脸一阵灰白,指着吹风机说:“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我马上去买一个赔给你。”

 罗天运又想到了栾小雪这张楚楚可怜的脸,他才发现,他真的吓着了她。他扳过栾小雪的身子,用力地抱了抱说:“别怕,坏了就坏了。”

 栾小雪的身子在罗天运的怀里颤抖了一下,他感觉到了。他的心又是一阵酸然,他松开栾小雪,抚摸了一下她的头说:“没事了。晚上我带菜回来,别做饭了。”

 “嗯”。栾小雪温顺地点头,却发现鼻子有些塞,她难道又被这个男人的一个小动作而感动了?

 罗天运上班去了,栾小雪被这一惊一柔的波折弄得疲惫不堪,她倒进沙发里,才知道这沙发原来这么柔和,她不想再动,也不想再想什么。这一段的生活,让她感觉那么地不真实,又是那么地没有安全感。

 栾小雪迷迷糊糊地睡着了,这一觉睡到罗天运开门,她才被惊醒,赶紧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惶恐地看着他。

 “我是老虎吗?”罗天运显然看到了栾小雪的动作。

 “比老虎还凶。”栾小雪很小声音地说。

 “哼”,罗天运从鼻孔里哼了一下,顺手把手上的饭菜交到了栾小雪手上。

 栾小雪提着饭菜边往餐桌走,等她打开一看饭盒才发现只有一份饭,菜倒是很多,还有她喜欢吃的水煮鱼。便问了一句:“哎,你吃过了吗?”

 “我叫罗天运,不叫哎。”栾小雪又吓了一跳,脸一红,低声说:“对不起,我,”,罗天运打断她的话说:“分一小半的饭给我。”

 栾小雪这才知道,罗天运还没吃晚饭。可是这饭菜是他自己去买的吗?一个大市长也会做这样的小事?还是为她这个欠债的女子?

 其实饭菜是罗天运让马英杰去食堂打的,马英杰当然知道栾小雪肯定没走。他替罗天运推掉了好几个饭局,就在食堂帮着他打了一份饭,他其实想打两份,可是临到窗口,改口了。他要是打两份饭,罗天运会如何想他?如果被罗天运知道,他知道自己的私事,他这个秘书怕也是当到了头。这么一警戒时,他的后背就有冷汗,看来,伴君如伴虎,一点也不假。一不小心,会死无葬身之地。

 马英杰把饭菜交给司机就下班回家了,罗天运当然不好说,他要两份饭。司机要送饭菜上来,他都挡了下来。他现在很怕有人进这个家,如何被人看到了,他这算不算金屋藏娇?

 栾小雪尽量把罗天运的饭多留了一些,可吃的时候,罗天运还是发现了,他瞪了她一眼,还是那句话:“喂猪啊。”说着,也不管栾小雪同不同意,就把自己碗里的饭往栾小雪碗里拨。

 “好了,好了。我减肥。”栾小雪一边挡一边苦叫着。

 “减个屁的肥,给我好好吃饭。”罗天运扳起了脸。

 栾小雪没想到罗天运也会说“屁啊屁的”,忍不住“噗”地一下,笑出声来。

 “笑什么?”罗天运这次的声音很温和。栾小雪胆子一大,抬起头看着他说:“市长也说屁哈。”

 栾小雪话音一落,罗天运很爽朗地笑了起来,栾小雪也跟着笑,这个家一下子显得勃勃生机,原来家里需要女人,不仅是家务事,还有女人这些无知的屁话。

 罗天运这么一想,快乐地敲了一下栾小雪的头说:“市长不是人啊。”

 栾小雪见罗天运兴致很高,便趁机说:“要不,我留下来,在你家做保姆吧。”

 “你是保姆吗?”罗天运又生气了。每每和这个女孩说得正欢的时候,她总会冒出一句让他扫兴的话来。

 “可是,我,可是,我哥的命是你救的,我承诺过,免费为你做一辈子的家务啊。”罗天运一生气,栾小雪就开始紧张,一紧张,说话就结巴。一结巴,说出的话就更语无伦次。

 栾小雪话音一落,罗天运真的生气了,丢下碗,一言不发地上了二楼。

 “我哪里做错了?”栾小雪委屈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