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揉午睡校花的大白兔,超品小村医

山西龙采资讯网文摘2019-10-02 09:1346

打小娇生惯养的她连自己老妈都不敢多说什么,又如何能容忍别人对她指指点点,二话不说就把刘浩洋给轰了出去。


其实她并没有意识到,如果不是自己口无遮拦,也不会惹的刘浩洋冲她发火。


刘浩洋被章小蕙赶苍蝇似的赶了出来。


这章小蕙连番的给自己脸色,刘浩洋也是火了,站在门口听着哗啦啦的流水声,他心中一动,然后走到一旁墙根,移开了墙砖。


这次离的近,倒是看了个清清楚楚。


那完美的曲线,刘浩洋眼睛都快看直了,恨不得化身为她身上的一颗小水珠。


只是担心被发现,刘浩洋也不敢多看,将砖头塞了回去。


刚要起身,结果脚下一滑,刘浩洋直接摔在地上。


“砰!”


巨大的动静把章小蕙吓了一跳,惊慌的问道:“谁!”


糟了!


刘浩洋暗叫不妙,站起身来就要跑回房间。


可刚一转身,他便听到了院外也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刘浩洋顿时意识到,除了自己还有人在偷窥!


想到这里,他毫不犹豫的冲了出去。


在刘浩洋追出去的时候,章小婉也听到动静一瘸一拐的走出来,章小蕙这会儿也已经裹好浴袍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小蕙,刚才是怎么回事?”


“姐,有个人偷看我洗澡,肯定是刘浩洋那个臭流氓!”章小蕙虽然并不确定是谁在偷看,但屋子里除了刘浩洋又没有别的男人,所以第一反应就认为是他。


“怎么可能,浩洋他不是那样的人!”章小婉坚决的摇了摇头。


“家里又没别人,不是他还能是谁啊!”章小蕙哼了一声。


章小婉一时语塞,的确,家里就三个人,刘浩洋的嫌疑是最大的。


一追出来,刘浩洋便看到一个黑影,可能是自己追出来的太晚,黑影都快跑出村了。


担心对方跑掉,刘浩洋连忙一边跑一边大喊了起来:“来人啊,快来人啊,抓小偷!”


他这一嗓子下去,周围的邻居不少都打开门,几个青年壮汉随即冲了出来。


“小刘医生,怎么了?家里进贼了吗?”


村子里民风朴实,一听到刘浩洋家里招了贼就闻风而动,手里拿着各种各样的工具冲出来,还有一个直接扛了个锄头。


“对,就是他,刚才溜进我们家里不知道在做什么坏事!”


刘浩洋指着前面还在奔跑的黑影,大声喊道。


周广能一下子就慌了,本来他还是能跑掉的,但是村民们一冲出来,他顿时无所遁形,无处可逃。


看着周围的村民把自己包围起来,他头上冷汗直冒,心里咯噔一声。


娘的,本来刚才路过刘浩洋家的时候听到浴室里有人在洗澡,他就想偷看一下。


可是刚凑过去,就听到章小蕙的惊呼,以为被发现了,赶紧逃跑。


此时村子里的人都围了过来,他心里就更慌张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要是自己偷窥的事被人当着全村人的面说出来,那自己这个村长还怎么当?威信不就全没了?


冲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叫周大山的壮汉,是村子里出了名讲义气的汉子,一听到刘浩洋的话顿时就冒了火。


“麻痹的,给老子站住,我倒要看看是哪个不要命的狗东西敢跑到我们村子里来偷东西!”


说着他便拿起锄头冲了过去。


周广能都快被吓尿了,这个周大山壮的跟头牛一样,要是真被他打一顿,就自己这个身板不得直接升天?


本来周广能就惜命如金,看到周大山的架势忙不迭就要逃跑,可是他哪里跑的过周大山这种壮汉,没跑两步就被周大山一把按到地上一顿乱打。


周广能被打的惨叫连连。


“救命啊,不要打了,哎哟喂,要了命了,我是村长啊!”


很快他被打了个鼻青脸肿,这下子周广能也顾不得脸面问题了,急忙搬出自己的身份。


周建伟也在人群当中,他听到周广能的声音,顿时就觉得有点耳熟,急忙凑了过来。


“大山,别打啦!他刚刚好像说他是村长,我看看到底是不是!”


说着,周建伟直接捧起周广能的脸看了看,然后就愣住了。


“哎哟我去,二叔,真是你啊!”


看着周广能那个凄惨的样子,周建伟差点就憋不住笑出声来。


“咋回事,怎么会是村长呢?”


“是啊,村长跑到小刘医生家去干嘛?这大晚上的。”


周大山这会儿停了手,心里也直犯嘀咕,啥情况?这人怎么会是村长呢?


“村长,你咋在这里,刚刚小刘医生说有个贼钻他家去干坏事,难不成他认错人了?”


“对,认错人了,小刘医生肯定是认错了,我只是吃完饭出来消食,路过这边而已,我可连小刘医生家大门都没进!”


周广能捂着被打肿的屁股,狡辩着。


他心里很清楚,自己平时的做的那点事早就让全村人看不顺眼了,只不过他是村长,只要不太过分,别人就不敢说什么。


但是这会儿情况不一样,要是他们装傻不认得自己,再集体上来围殴一顿,那可是会出大事。


一群人对周广能的德行是心知肚明,他家离小刘医生家隔着半个村呢,没事跑这边来瞎溜达,肯定是图谋不轨。


现在被刘浩洋抓个正着,黑夜里也看不清楚是谁,扯着嗓子开始喊人。


周广能这次算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就算刚才干坏事的人不是他,那借着这样一次机会教训教训他,也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


周广能表面上虽然认怂了,可是心里却记住了刘浩洋,想要狠狠的收拾他一顿。


但是现在肯定不是时候,周围的人越聚越多,都在指指点点的看他笑话呢。


周广能把头一耷拉,灰溜溜的捂着屁股就要走。


他要走,别人谁也不敢拦,毕竟村长的身份摆在这里。


而且周广能是个睚眦必报的主,谁要是得罪了他,那肯定会被他报复一顿。


他可是村长,要是被他背地里做点什么小动作,那可吃不了兜着走。


刚才打他最狠的周大山是个不要命的主,上次周广能就以征地为借口占了周大山家的地,结果周大山拿着一瓶汽油差点没把周广能家给烧了。


所以他不敢惹周大山,但是刘浩洋跟他那个俏嫂子可就麻烦大了。


周建伟见自己二叔要走,他急忙挥了挥手:“行了行了,既然是误会那就都散了吧,别在这看热闹了。”


自己二叔在这丢人着呢,要是自己不出手,估计也得被他给记恨上。


更何况周建伟还求着周广能帮忙,刘浩洋一天不走,他的诊所也就开不起来。


“二叔,我扶着你,你慢点别摔了。”周建伟驱散人群后,急忙扶着周广能,然后灰溜溜的走了。


看着周广能在周建伟的搀扶下走远,刘浩洋跺了跺脚,早知道这样自己就应该出手先打他个生活不能自理,到时候还看他怎么在村子里作恶。


周广能走了,很快围观的人群也逐渐散去,只剩下刘浩洋和在家门口站着的章小婉姐妹。


想起刚才自己偷窥被发现的事,刘浩洋眼睛骨碌转了转,有了应对的办法。


把这事嫁祸给周广能不就好了,反正他也不是什么好人,没必要跟他客气。


想着,刘浩洋便走到门口,担忧的问道:“嫂子,小蕙,你俩没事吧?”


“我们没事,浩洋,刚才到底什么情况?”章小婉迫切的想要知道真相,她绝对不相信自己小叔子是妹妹口中偷窥别人的臭流氓。


“刚才我正在药房配药,然后就看到一个黑影溜进咱们家,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结果出来一看就发现那个家伙蹲在那里不知道在看什么……”


说着,刘浩洋还指了指那缺了块砖的洞。


周广能这会儿是不可能回来拆穿刘浩洋的诬陷,再说,就算是他回来拆穿刘浩洋估计也没人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