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肉小黄文污到湿小说/趴在墙上把腿张开求饶

山西龙采资讯网享看2019-11-17 01:0646

「啊┅┅好舒服!贵美!」完全插了进去後,达郎却不再动了,只是以陶醉 了般的声音说着。

贵美的花蕊不断地抽动着,可能是因为含住了那话儿吧!

「啊!达郎,吻我!」贵美撒娇着要吻,达郎的唇用力地吸吮着贵美的唇, 并把舌头滑了进去。

「唔┅┅唔┅┅」死命地以舌缠住了达郎的舌,贵美呻吟着,身体好烫,花 蕊更不断地抽筋般似的抖动着。

纯肉小黄文污到湿小说/趴在墙上把腿张开求饶_女演员之恋(简体与繁体)

「达郎!我好爱你!怎麽会这样?怎麽会这麽舒服?为什麽只有对你才会这 样?」贵美在心中呐喊着。只是阳具的插入,就这样身心都热了起来,对贵美来 说,达郎是第一个。

当然,达郎不是贵美的第一个男人,贵美已二十一岁了,当然也有过异性经 验。不,对贵美来说,贵美的男性经验要多於其他同年龄层的女孩。

A片女演员,田冈美爱,这是贵美的另一张脸。在上设计专科时被相中,好 奇心加上钱的诱惑,使贵美进入了这行。

静冈的乡下女孩,进入到大都会的东京,非常的憧憬当女演员。纵使是A片 女演员,加上一片的片酬一开始就是二十万,这对贵美来说,也是最大的诱因, 虽知道要真正的和陌生男人在镜头前做爱,但也没特别的排斥,在高中即有性经 验,且无一技之长也只好以「性」维生了。

对贵美来说,可能尚未感受到性的喜悦吧!所以,只是照着导演的指示,呻 吟着、喘着,有时更装着爽昏了的样子。但,让技术高超的男演员舔着全身及被 壮硕的男根抽插着,贵美也从未达到过高潮。

在偶然机会中,从朋友转赠的入场券的演唱会里认试了达郎,经过了数次的 约会,贵美变了。和男演员演戏时,纵使再怎麽被爱抚着也无法湿润,大都是藉 涂抹润滑剂来完事,但第一次被达郎抱在怀中时,只是稍稍的爱抚,却大量地溢 出了爱液。在第二、第三次上床中,贵美的性感渐渐地开发了出来。

而今天,在咖啡厅只看到他的脸,胸口就灼热了起来的同时,女人最敏感处 也痒了起来。这是不是就叫恋爱?但,贵美也讶异自己还会有「恋意」的存在。

当然,没有告诉达郎自己是A片女演员,幸好他也没有借A片来看的习惯。

他相信贵美所胡扯的「某女校大学生」。他自己则是K大法律系四年级,比 贵美大二岁,住在目黑的高级公寓中,而贵美现在则在他的公寓里。

纯肉小黄文污到湿小说/趴在墙上把腿张开求饶_女演员之恋(简体与繁体)

「啊┅┅啊┅┅」达郎的腰缓缓地摆动着,贵美不禁呻吟着,似乎意味着高 潮即要来临。

「啊┅┅贵美,我好爱你!」像是梦话般,达郎自言自语的说着,并亲吻着 贵美的脸颊,加快了腰部的动作。这种场景,在贵美演出的A片中是时常有的, 但,只要想到对方是达郎,就有着无限的新鲜感。

「啊┅┅达郎┅┅我┅┅唔┅┅」贵美达到了高潮,一阵阵的快感袭来,包 围住了贵美。

「唔┅┅我也┅┅」像绞出般的声音从达郎的口中泄了出来,也到达了他的 极限。贵美在那一瞬间抬高了腰,下意识地缩紧了花蕊。快感的浪潮把贵美推高 的同时,达郎的阳具吐出了欲望的爱液。

「为什麽我没办法连络上你呢?」达郎问着才冲完澡的贵美。

纯肉小黄文污到湿小说/趴在墙上把腿张开求饶_女演员之恋(简体与繁体)

「说过了嘛!我室友是个非常老古板的人,若知道我们的关系,会非常罗嗦 的。若有男人打电话来,那可不得了!」贵美再次夸张地重述了上次的谎。

「在现今的时代,实在不相信还有这种女大学生,真不愧是贵族学校的T女 大!」一边抱怨着,一边倒了啤酒喝着。

「那,乾脆搬来我这里,怎麽样?」达郎突发奇想的说着,吓得贵美差点把 啤酒喷出来。「别吓成那样嘛!有很多学生都同居呢!你和那样的室友住,倒不 如和我住,不是吗?」像是小孩般,违郎嘟着嘴说着。看着达郎的那张脸,越来 越觉得达郎是个「少爷」。

「好吧!我已厌倦了等你电话的日子了。为了等你电话,也不敢去吃饭,这 十天来都吃泡面呢!去上课时也担心你会打电话来,担心得都没有心情上课!

你了解这心情吗?」说着抱住了贵美。

「好啦!那麽我们规定电话的时间,我每天打电话给你,可以了吧!」

贵美闪开达郎的视线说着。虽然高兴他的热情,只要一想到能和他同居,就 无比的快乐,但若真的同居了的话,则迟早被他知道她的工作性质。

呻吟的脸及性感的贵美,在A片世界中是小有名气的,常常会有演出,片约 接踵而来,而且忙时,一星期还有二、三次呢!况且,贵美根本不知道女大学生 的生活到底如何(虽在A片中有演过女大学生)。

贵美把脸埋在达郎的怀中,「我┅┅是认真的!」达郎认真的说着。

「我也是认真的,第一次这麽爱一个人!」贵美也衷心的说着。

「那麽,好不好嘛!我们同居吧!反正迟早都要介绍给我父母,且我还考虑 结婚呢!」

「等等,结婚?和谁?」对突来的求婚,贵美迷惑了。

「当然是你啦!虽然刚认识没多久,也还不知道你住的地方及电话号码。

可是┅┅我是认真的。你虽不是我的初恋,但这麽想和个女人住在一起,你 是第一个,我想好好珍惜。」

「拜托!别┅┅说什麽结婚┅┅」贵美崩溃了,眼泪差点掉了出来。当然贵 美很爱达郎,但是,这恋情之所以能成立是因为只是谈恋爱,若进展到同居或结 婚,就是这段恋情瓦解的时刻了。

「我┅┅要回家了!」推开了达郎的身体,贵美说着。若继续待在这里,贵 美担心自己会说出所有的事。

「怎麽了?生气了吗?」达郎担心的问着。

「没有,只是吓了一跳,我们只见三次面而已,就提到结婚,我第一次碰到 这种事!」

「对不起!我太急躁了,可能是独子的关系吧!只要是想要的东西,就无法 压抑自已的冲动。还是学生的我,当然是没立场向你求婚,但这是我的心境,我 不想和你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