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嗯浪货叫的再浪一点|首席小神医

山西龙采资讯网享看2019-10-02 08:3946

李师师感觉自己臀部有异动,更是感觉自己的臀部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捅了,一想到秦想刚才是跨着自己的,她立马想到那是什么东西捅了自己,她马上清醒了起来,冲着秦想脸红耳赤的说道;“好了,可以了,停吧,手法不错,就是工作有些不认真,有点不老实。”



文学

听到李师师的话语,秦想满脸尴尬,发生这些事情也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不是怪李师师太美,而是怪秦想经验太少,要是给他几个妹子好好练习一下,保准不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



“那是,师姐,今晚我睡哪里啊?”秦想满脸通红,有点尴尬的转移着话题。



“就那个房间吧。”李师师伸出手,指向了旁边的一间房子。



秦想一溜烟就跑进了房间,秦想强忍着,躺在床上数羊睡觉去。



“嗯哼”



睡得迷迷糊糊,秦想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那声音就好像是动作片只有女主角是重点,才发出来的声音,我去,大半夜的谁在看动作片。



不对,这房间里面没有其他人,只有他和李师师,难不成是师姐在看动作片?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秦想一下子就清醒了,他耳朵贴在了墙上,确实听到了隔壁李师师的房间,传来一声声若有若无的娇.喘,而且貌似还是李师师自己发出来的,难道她在自己做动作?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秦想就悄悄的走出了房间,到了李师师房间门口,原本想贴近房门好好倾听一下,但是没有想到李师师根本就没有关门,有一条门缝可以看到李师师正躺在床上,一只手放在腿上,似乎在扣着什么东西,身上穿的衣服,自己更是扒开了些许。



看到了这一幕,秦想有点目瞪口呆,不过更多的是有些好奇,他就在门口观望,看着李师师每一个动作,听着李师师每一个声音,不知不觉秦想就有了感觉。



“吱呀”



秦想太过于忘情的跟着李师师自嗨,一不小心就撞在了门上,一下子就惊动了李师师,李师师急忙起身走了出来,动作非常快,秦想根本就来不及躲回房间,没有办法,他只好站在原地,侧着身子等着李师师出来。



“你在干什么?”李师师打开了门,看到了秦想当即就冲着他问了起来。



“没干什么,师姐,我听到你的声音,以为是你生病了,所以特意过来看看。”秦想脸不红心不跳,跟着李师师满口胡扯起来。



一想到刚才自己在做的事情,李师师有些不自然,心里思量着自己刚才做的那些事情,有没有被秦想看到,李师师打开了客厅的灯,仔细的观看了秦想一样,发现他身上没有什么异常的,他暗自侥幸了一番,拿着边上的一次性水杯,接着水喝了起来,跟着秦想说道;“我没有生病,就是肚子有些难受,不好意思吵到你了,没啥事情的话,你就先回去睡觉吧。”



说罢,李师师头也不回的走进了自己的房间,不过,走进了房间,又走了出来,跟着秦想好心的提醒道;“起夜的话,厕所在那边。”



听到李师师的话语,本来没有尿意秦想,一下子就想嘘嘘,被弄起无名火两次,想上厕所也很正常,秦想喝了口水,就进到了厕所,上着厕所看到了旁边李师师欢喜的衣服,他看着那女人的贴身衣服,一下子就有了个病变的想法,师姐的有多大,女人的味道是怎么样的?



在鬼使神差之下,秦想拿起了边上的衣服,开始抚摸了起来,刚想要拿到跟前闻一下,门外李师师敲门了,吓得秦想赶紧将衣服放回了原位,跟着门外的李师师就说道;“等一下师姐,马上就好。”



秦想整理好衣服,洗了手走了出来,看到李师师捂着肚子,看到秦想出来后,直接夺门而入,“砰”的一声关上了门,秦想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李师师,刚才自嗨的场景。



“吱呀”



秦想的房门被人推开了,他一个机灵,睁开眼看到了李师师穿着稀少的走了进来,李师师更是打开了灯,冲着秦想做出了妩媚的动作,冲着秦想勾了勾手指,小嘴突出舌头,看上去极其诱.惑。



“秦想,快来给我做个全身按摩。”李师师妩媚的跟着秦想说了一句,然后,扭着细腰走到了客厅,秦想似乎是明白了深意,跟着跑了出去,秦想刚走到沙发,那李师师不知道什么时候,身上的稀少不见了,看到秦想过来,直接就将秦想拉着坐到沙发上,坐在了秦想的怀里,开始双手牵引着秦想在自己身上按摩,秦想忍不住了,直接将李师师扑倒,开始对他进行全身的按摩。



“师姐,你的技术也不错,弄得我好舒服啊”秦想躺在床上,说着梦话,身体自然的侧翻,抱着边上的被子,脸上露出一个满足的表情。

第7章


秦想第二天抱着枕头磨蹭了半天都不愿意醒来。因为在梦中李师师正在百般地诱.惑着他……



这种美好的春梦,当然不想轻易醒来。



就在要到最关键的步骤时,秦想一泡尿实在是憋不住了。从床上猛然地站起来,冲向厕所……



秦想要用最快的速度解决战斗,然后回去继续春梦。



但是放完水之后,秦想才发现自己竟然梦.遗了。



看来昨天的刺激太大了……



这时候,神智差不多也清醒过来了,肯定没办法再做梦了,只能作罢。



回到房间之后。



秦想坐在床沿边上,看着内.裤上的那一滩痕迹,开始思考一个严肃的问题:现在内.裤变成这个样子了,是穿一天呢,还是真空上阵。



秦想基本上是一个很爱干净的男人,内.裤都是一天一换的。如果没有梦.遗也就罢了,最多将就一天。现在上面一大片痕迹……



大约思考了三分钟之后,秦想决定还是真空上阵比较好。



做男人,就应该坦荡荡。



于是,秦想脱掉了内.裤,真空地穿上了自己运动裤。



李师师早就在厨房之中忙碌着准备早餐。做早餐这是李师师的日常之一。终日在外面奔波,也只有早上有时间在家里做饭。



在不在家里做饭对李师师来说,是衡量有没有生活气息的重要标准。



早餐很简单,荷包蛋、培根、生菜,两个烤面包,还有一杯牛奶。



量虽然不大,但是营养丰富。



吃完早饭之后,李师师主动收拾餐盘,对秦想说:“你稍微准备一下,我们一起去上班。”



秦想哦了一声,想不出自己有什么要准备的。看了十五分钟的早间新闻之后,李师师终于来了。



李师师的脸上画着淡妆。穿着一套白色的职业套裙。



秦想跟在李师师身后下楼的时候,看着李师师的小屁股在包臀裙中扭来扭去,不由得有些想入非非。特别是想到了昨天晚上那个太狂野的梦……



神奇的地方不禁又有些抬头的迹象。



要知道秦想今天可没穿内.裤,是真空上阵,顿时运动裤顶起一个神奇的小帐.篷。



秦想不禁变得有些尴尬。但是只要看到李师师的包臀裙,就越来越控制不住。



还好李师师一直没有回头看秦想,不然一定能看见这尴尬的画面。



秦想也没有办法,只能将目光移到别处,心里默念心若冰清,天塌不惊之类的台词。



转移注意力之后,果然有一点作用。



和昨天一样,还是李师师开车载着秦想去会所上班。



李师师的车停在地下车库。



到车库的路有一段台阶。



李师师在下台阶的时候,突然一个踉跄,朝着前方滑倒。



这一段台阶本来就有一点陡峭,而李师师又有些心不在焉,况且李师师的脚上穿的高跟鞋至少有10cm。



秦想的反应也算快,直接伸出双手去扶李师师。



但一件重要的事是李师师和秦想都没有想到的,可是它就这么发生了——



李师师在将要摔倒的时候,按照本能一双手朝着后方抓过去,试图找到能让她平衡的事物。



可在李师师的身后只有秦想。



这一瞎拽,就出了很大的问题。李师师的一双手正好抓在秦想的运动裤上。



运动裤本来就很松弛,李师师这猛然一拽,正好把秦想的运动裤扯了下来……



要知道秦想今天是没有穿内.裤,真空上阵的!



所以——李师师亲手脱下了秦想的裤子,并且和秦想的神奇部位做了短暂的亲密接触。



李师师因为摔倒,连正好落在那个地方,秦想的神奇部位打在李师师的侧脸上,还弹了几下!



两秒钟以前,李师师还是一个趾高气昂的白领丽人,现在却和秦想的关键.部位只有三公分的距离。



人生的巧合就是这么神奇。



“啊……”一声尖叫传来。



将整个小区早晨的宁静打破。



秦想一双手托住了李师师,让她不至于一屁股摔倒。因为人只有一双手,现在又扶住了李师师,所以根本腾不出手来穿上裤子。



李师师的脸红得好像能滴出血来。本来想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但是这一下踉跄摔在秦想的身上之后,嗅到了男人的味道,竟然身子有些使不出力气来。心神慌乱之中,又想起昨天按摩的事情,不禁心跳加速,内心变得更慌乱,下面好像都有些湿润了。



秦想默默地将李师师扶起来。终于解放了双手,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默默地穿上了裤子。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刚才真的只是一个巧合,李师师也知道不是秦想的错。但是刚才秦想的神奇部位弹在她脸上的感觉还是那么清晰,让她面如火烧。



“流氓!”李师师咬牙切齿地说。



“这不能怪我……真的。”秦想摊开双手,努力让自己表现出真诚的表情。大概从来没有人英雄救美如他秦想一样尴尬的。



“你不是流氓,为什么不穿内.裤?”



秦想老实地回答说:“昨天的已经脏了,我又没有换洗的……其实我也不想的,我真不是流氓!”



李师师的一张脸已经完全变成了血红色,娇羞得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瞪了秦想一眼,说:“我不管!你这种人随便脱裤子,一定不是什么好人!”



裤子明明是李师师脱的,秦想只觉得百口莫辩。



李师师此刻全身发软。若是秦想想要推倒李师师,李师师估计也不能抗拒。秦想毕竟不是情场老手,不能从李师师急促的呼吸和娇羞的样子看出什么端倪。



况且,气氛是如此的尴尬。秦想也是第一次遇到这么诡异的情况,也很蒙圈。



李师师站起来后,好好地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又看向秦想。秦想的运动裤依然被顶得高高的。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它站起来了一样……



李师师哼了一声,对着秦想的运动裤说:“今天下班我就去给你买内.裤!”



“呃……”



刚才的事情这么旖旎,幸好周围没有人,不然真不知道会变得怎么样。



好不容易上了车。



车子开出车库,直到上了路。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也没有看对方。



去会所的这二十五分钟,可能是秦想这辈子最尴尬的十五分钟。但是一想到刚才的亲密接触,秦想的运动裤又被顶起来了,一股快要爆炸的感觉……



秦想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大概这就是男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