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劲里面痒 想要|好涨充实好大…好爽h

山西龙采资讯网享看2019-09-25 14:4046

心里也是有些怒火中烧,然后大吼一声便冲向聂风。


  聂风连正眼都没看他们,直接走上去一个一拳,直接秒杀!


  最后一个比较矮个子的男人,朝身后摸出一把匕首,就向聂风就捅了过去。


  “你是第一个敢在我面前玩刀的人!”


  聂风说完,随即,在男人手中匕首马上刺中聂风的胸膛时,胡薇薇大叫:“小心!”


  聂风只是轻轻的给了她一个眼神,胡薇薇看见聂风眼神时,心里突然感觉到这个男孩的强悍。


  “去死吧!”


  男人狠狠的使劲,可他却怎么也无法将匕首更伸的近,聂风的手紧紧的抓住男人的握住匕首的手。


  男人想要挣脱,可聂风的手就像一把铁做的老虎钳一般,他怎样也挣脱不开。


  而此时的聂风才是真的动真格的了,他将男人的手狠狠的往下压,那撕心裂肺的疼痛感让男人满脸大汗,直到他发出杀猪般的鬼叫。


  男人豆大般的汗水滴在地上,左手紧紧的捂着自己已经骨折的右手,口中不停的喊道: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聂风没有回答,只是一刀划向男人的脖子……………


  “不要啊!”


  矮个子男人惊恐的看着那锋利无比的刀刃直奔着他的颈部抹来,直接叫出了声。


  可聂风手中的匕首却在马上砍上男人颈部时停了下来,胡薇薇虽然说离两人有些远,大约就两米的位置,可以清晰的看清男人额头上冒出的冷汗。


  的确,刚才聂风的那一刀差点把男人给吓尿了,而聂风只是轻轻的抖了抖手臂之后,迅速的将刀身反转,然后用刀把猛地打向男人的肚子。


  “啊!”


  一声惨叫响起,矮个子男人眼睛鼻子立马揪在一起,捂着腹部不停的呻吟着。


  “以后别让我看见你们欺负人,否则,你会死的!”


  说完,聂风转身看着自己身后被刚才聂风的出手震惊的呆若木鸡的何武,然后一只手将他的头抬起,冷冷的说道:


  “武哥,你现在可以滚了吧?”


  何武立马就从呆滞中苏醒了过来,然后急忙的点头道:“是是是,我这就滚,我这就滚!”


  完后,何武与矮个子男人拉起自己被聂风打趴下的几个手下便如丧家之犬一般的悻悻而逃了,速度还不是一般的快。


  “可恶,妈的,老子不打死你老子她妈的就不叫何武!”


  聂风看着几人跑远了之后,便抬步走到胡薇薇和老者的面前。


  老者当场就跪下了,一脸的感激不尽,说道:“小伙子刚才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的话,可能我的孙女就要被这几个混蛋给糟蹋了。”


  聂风也不是贪图名利的人,他赶紧的将老者扶起,然后摆摆手说道:


  “老爷爷,我最看不惯的就是这些欺软怕硬的家伙,这没有什么可感谢的。”


  聂风的这一句话更是增加了他在胡薇薇心里的印象,她觉得,刚才这么多旁观的人都没有出手相助,可聂风却是一个人站了出来,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他是一个善良而有正义感的男孩,胡薇薇想到这里,脸上不禁有些红润。


  老者也是点点头,表示很看好聂风,他朝身后的胡薇薇摆了摆手喊道:


  “薇薇啊,快来谢谢这位小伙子!”


  胡薇薇还沉浸在聂风刚才出手相助的举动中,听见爷爷这么一喊,随即回过神来,然后迈着轻盈的步子走到了聂风面前。


  两人对视了大约1分钟后,胡薇薇才开口结结巴巴的说道:“谢…谢谢你!”


  “这小妞的身材真心不错啊,这细如柳条的腰肢,这滑嫩水润的大美腿,简直就是人间极品啊!”


  聂风在心里这么想到,嘴上却昧着良心说道:“额,没事没事,我只是看不惯而已!对了,你爷爷的伤势有些严重,赶紧送他去医院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聂风说完正要转身离去,却被一只手抓住袖子,胡薇薇红着脸低声的说道:“谢谢你!”


  “不用谢我,做我女朋友就行!”


  聂风将头凑近胡薇薇的耳朵,还轻轻吹了口气然后说道,弄的胡薇薇是满脸通红,但是刚才聂风吹气时她觉得并没有什么异样,反而有些激动。


  “你…你好坏啊!”


  胡薇薇娇嗔一句之后便扶着老者离去了,聂风见人走了,也没啥意思了,只好回学校等王胖子,自己还要去帮他看一看那个所谓的陆傲是谁!


  聂风便向着学校走去,丝豪没有注意身后也同样离去的胡薇薇,她却是轻轻转头看了看聂风的背影,心里不禁有些失落。


  “好,同学们,下课!”


  “老师休息!”


  聂风刚走到教室门口,就听见了老学究那低沉的声音和同学们清脆的声音。


  老学究整理好书籍之后走出教室,本想去上个厕所,却正好在教室门外撞上了聂风这个家伙。


  “你?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老学究虽说是一个老师,可嘴下也没积啥德,典型的“长舌妇”一个。


  听见老学究这么一说的聂风,只是嘴角上杨了一下,冷冷的道:


  “我只是不愿意上你的课,可不证明不喜欢上其他老师的课!”


  聂风一句话就将老学究后面的话语给憋了回去,弄的老学究满脸通红,自己堂堂一个学籍管理处的老教授竟然被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给整的无地自容,真是脸都不知道放哪儿了,于是老学究轻哼了一声便向厕所反方向的教师办公室而去了,看来是聂风刚才的一番话让他连撒尿的心情都没有了。


  聂风刚走进教室,就被一大群同学给围住了,他们嘴中还不停的询问道:


  “聂风同学,你是如何受得了老学究的残酷嘴遁的,竟然还当众砸桌子,真是太牛了!”


  “对啊对啊,这个老家伙我们早就看他不顺眼了,你可是为我们全班出了口气啊!”


  一些女同学甚至是直接推开聂风身旁的男生,然后红着脸问聂风有没有女朋友。


  人怕出名猪怕壮,聂风终于领悟了这个道理,他随便找了一个理由,便把自己的仰慕者给打发了,然后走到王胖子面前,用手指轻轻的敲了敲桌面,桌子上睡觉的王胖子立马抬起头,看是聂风便急忙的问道:


  “风哥,你没事吧?”


  “没事,对了胖子,你不是说带我去看看你父亲承包的那个工地吗?现在就去吧!”


  聂风没有过多的废话,直接进入主题。


  王胖子也是点点头说道:“好的,咱们走!”


  王胖子说这句话时其实心里也是有些坎坷的,因为下一节课是班主任的,班主任可是一个班级的最高统领人,要是被她知道了有俩人逃课的话,可能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但是王胖子不怕,因为比起自己的父亲来说,这些连屁都不是。


  王胖子正要走时却被聂风拉住,然后聂风走到旁边正在与陈晓千闲聊的赵薰雅面前说道:


  “薰雅,我可能要出去一会儿,如果有什么事就打电话给我,就这样。”


  说完,聂风便与王胖子走出了教室。


  “这个家伙又是要去哪儿鬼混?”


  赵薰雅在心里暗暗的想到,眼神一直盯着教室门口发呆,心里不知道是怎么的。


  “嘻嘻,薰雅姐姐,你是不是爱上聂风了?这么痴心?”


  陈晓千没个正型的说道,赵薰雅闻声回过神来怒气的说道:“你个小千,看我不打你!”然后不停的用手抓着陈晓千的胳肢窝,惹的陈晓千哈哈大笑不停。


  而这时,欧阳枫已经与王胖子来到了一个巷子中,巷子的最里面有一所稍微破旧的旧式住宅,看上去摇摇欲坠的样子,这种地方能住人?


  “风哥,我家住的不是什么高端的地方,你不要介意哈!”


  王胖子打着哈哈,其实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就是让聂风不要在意。


  聂风也很领情的拍了拍他宽厚臂膀说道:“你是我兄弟,我不会用那种眼光去看你。”


  一句兄弟,就足以说明聂风的意思。


  是啊,凭着钱和势力这两个方面去看人的家伙,不是什么好鸟,而聂风也最仇恨这种家伙。


  王胖子也是十分的高兴,他也从内心的感觉到自己交聂风这个朋友是对的。


  二人刚来到住宅前,就看见了一个身着一件造价不菲的西装的家伙正在与一个中年男人吵着。


  王胖子看见中年男人后直接跑了上去询问道:


  “爸,怎么了?这个人是?”


  见自己儿子来了,王洪心里也稍微有些安定了下来,便小声对王胖子说道:


  “这是陆傲的手下,说是今天不把工地的承包权给他,他就要派拆迁队来把咱家给拆了!”


  什么?


  王胖子顿时火冒三丈,这里可是自己的家,王胖子一家人已经在这里住了十几年了,怎么可能让陆傲一句话就拆了,就算是个多么隐忍的人也无法忍下这口气。


  “这位兄台似乎是想霸王硬上弓啊,难道你不知道,这里是有人居住的吗?”


  声音传出,那男子和王洪都看向后面的聂风。


  “这是你同学?”


  王洪低声的询问王胖子。


  王胖子点点头,说道:“爸,你可别小看他,他的本事可大了去了!他这次来就是为了咱家这承包的事而来的!”


  “可是他有再大的本事能有陆傲有本事吗?”


  王洪极不情愿的说出这句话,的确,陆傲在整个上海市的势力可不是一个高中生就能染指的,陆傲,是是上海市中傲世公司董事长的儿子,傲世公司在全国以及全世界都有一定响应度。


  所以这家伙经常用自己背后的势力来打压像王洪这种家庭势力弱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