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啊~啊~~啊~啊快用力\\我和邻居爷爷,嗯,啊|喂

山西龙采资讯网数码2019-11-17 01:0946

「嗯!好苦!」一入口,满嘴的硷水味苦得白如初伸手拿着一旁的茶水猛灌。

看着不幸遭罪的白如初,卫冥幸灾乐祸的道:「我们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沐少又怎会懂得做饭?你这吃货,活该受罪。」

额~啊~啊~~啊~啊快用力\\我和邻居爷爷,嗯,啊|喂!红杏你快给我出墙来!

作家的话:

这篇我改了几次,本来这次约会是一篇内完的,又写多了,那究竟萧墙要到何时才能出场?=.=”

☆、10

10

那边厢,见端木杏差不多吃完,沐临峰拿出一个精美的食盒递给她。

见状,端木杏拿出收到的铜匙,一打开,顿时一阵白雾飘出,冷风飕飕,盒内放着一只只小兔子,不是真的兔子,是白糖糕制的兔子和冰雕出来的兔子间着放,令盒内的冷气平均分布。

额~啊~啊~~啊~啊快用力\\我和邻居爷爷,嗯,啊|喂!红杏你快给我出墙来!

仲使兔子的形状大小不同,耳朵有高低,身躯凹凸不平,端木杏仍是满心喜悦。

嗯,丑得挺可爱的。

端木杏以筷子轻轻笃着兔子,一只只数着,突然,手下的触感告诉她这只兔子与其他的不同。

那是一只放在角落的白糖糕兔子,外表其无任何突出之处,跟其他的一样丑,但一笃下去却犹如碰到硬物。

这明明是白糖糕,怎会是硬的?

正想夹起仔细检查,沐临峰却在此时紧张地插话:「哎呀,我忘了你吃不了太多,这盒甜点你拿回去慢慢吃吧。」说完便顺手把盒盖盖上,筷子从她手中抽出放好,还拿出一块布准备帮她包好带走。

端木杏伸手按住他收拾的动作,重新打开食盒。

平凡不过的动作却令沐临峰有些冒冷汗。

额~啊~啊~~啊~啊快用力\\我和邻居爷爷,嗯,啊|喂!红杏你快给我出墙来!

盒子再次被打开,这次端木杏宜接描准刚才发现异常的那只兔子。

夹起,放在手上,然後用另一只手把表层的白糖糕撕下,包裹着的是一只雕工精致的白玉兔子。

将白玉兔子捧起,展示给沐临峰看,问:「这是什麽?」

沐临峰有种被拆穿的不知所措,只好装傻:「这…这是我送你的…白糖糕啊?」

睁眼说瞎话。

端木杏没有立刻反驳他的说法,反而仔细地观察手中物。

这只白玉制的兔子全身雪白,没有一丝瑕疵,雕琢得栩栩如生,明眼人一看便知价值不菲。

「这我不能收,太贵重了。」没有任何馀地,端木杏斩钉截铁地拒绝这份礼物,把它放进沐临峰的手上。

就是知道她不愿收才以一堆自己也认为上不了台面的手制礼物作掩饰,没想到最後还是被拆穿了,沐临峰皱眉苦思有何良策。

叹气,向她解释:「你就收下吧,我知道那些自己做的东西连街角卖十文钱一个的都比不上,更算不上是一件好的礼物,这块玉是我特意找来送你的,你就要了吧。」再把玉兔塞入端木杏的手。

那些手工制品她非常喜欢,也很乐意收下,可这是贡品级别的顶级白玉啊!她怎敢收?

端木杏曾经跟萧墙去一场拍卖会见识,场中就有一块顶级白玉,成交价过千万,最终被某国使节买入,听说是进贡给我国皇上的交好礼。

那件的成色还没这件光亮呢!

你说,怎敢收?

端木杏非常坚决、用力地把那件重若千斤的玉重新放入沐临峰手中,不容他拒绝,开始收拾桌上物品,准备告辞。

眼见动之以情行不通,沐临峰决定胁之以力。

「你应该也猜到这玉的来历,你要是不收的话,我就把它卖了。」哼哼,我把它送人,没人奈何得了我,但要是把它卖了,我可没什麽好下场,你心肠软,舍得吗?

「…你用你自己的命威胁我。」

「没错!」

「你无耻。」

「我乐意!」

「……」

「那你收不收?」

「……」

「好吧,我这就拿去卖。」作势站起来。

「……收。」被打败了。

沐临峰喜上眉梢。

与之相反,端木杏不断皱眉,开始後悔好字说得太快,怎麽就收下了这个东西呢?

又看沐临峰一眼,怎麽就认识了这个东西呢?

但既然已经收了,沐临峰也不会让她反悔,只能扳回一城的道:「…我只是帮你保管着,等你方便的时候过来拿。」这个反击可没什麽底气。

「是是。」反正我一定不会拿回去的,用什麽名义又有什麽关系呢。

作家的话:

…进度是不是太慢了?

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