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你好坏恩恩痛轻点,涨乳催乳改造调教公主

山西龙采资讯网都市2019-11-08 17:0246

我一个激灵,下意识开口喊住了她。


“小姐……”


少妇闻言止住脚步,用略显惺忪的疑惑眼神看着我,“你好,什么事?”


我没有立刻说话,观察了一下,见她衣服非常整齐,挎着一个包包,浑身上下,除了嘴唇红润,发丝有些凌乱,没有别的异常之处。


“护士,你叫我有什么事吗?”少妇再次问道,她似乎根本没有察觉到赵长远在她身上做过的可耻行为。


见状,我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心里一阵过意不去,咬咬牙就想告诉她些什么。


“陈小姐,还没走吗?你身体康复的情况很不错,回去多注意修养,过段日子就好了。”


就在我即将告诉少妇真相时,赵长远突然从走廊另一边大步流星的赶了过来。我吓的连忙闭嘴,连连后退两步,缩回护士站里。


“真的谢谢您了,赵医生。改天一定要请您吃饭。”陈姓少妇对赵长远连连感谢。


“吃饭就不用了,给患者最好的治疗本就是我们医生的职责……”


如果换做以前,见到这一幕我肯定对赵长远心生崇拜,但知道他的真面目后,看他道貌岸然的表现,剩下的只有恶心。


很快,赵长远送走了少妇,扭头笑着看向我。


我被他看的浑身发毛,一阵阵心虚,赶紧装模作样的收拾桌上的病例,嘴里说着:“导师,都七点了,我该下班了。”


“思思啊,你跟着我实习也有两个月了吧!你也辛苦了,今晚去我家吃饭,我让你师母做桌好菜犒劳犒劳你!”


啪嗒~


闻言,我浑身一僵,手中一沓病例掉在桌上发出脆响,惊恐的感觉笼罩全身,有心想要拒绝,但抬头就看见赵长远眼睛牢牢注视着自己,脸上还带着意味不明的微笑......


第3章

我不确定赵长远是不是确认了我撞破他秘密这件事,但我隐约有种非常不好的感觉,他看我的眼神让我很不安,不敢拒绝他的邀请。


晚上下班后,我在并不自愿的情况下上赵长远的车,我坐副驾驶的位置上满怀心事,赵长远似乎也没有聊天的想法,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目视前方专心开车。


或许是错觉,我总觉得他开车的时候,一直在用眼角余光看我。


一路无话,到了赵长远家里,他老婆叫张萍,虽然年近四十,但保养的很不错,看上去也就二十八九岁的样子,非常热情的招待了我。


饭桌上赵长远没怎么说话,倒是张萍和我聊的很投缘。渐渐地我放下心中的紧张,一来二去,我和张萍熟悉起来,相谈甚欢,一顿饭吃完,才发现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多了。


“张姐,这么晚了,我该走了。”我提出告辞。


“那让你导师开车送你回去。”张萍说着推了下赵长远的肩膀:“老赵,你送下思思,这么晚了,她一个女孩子不安全。”


赵长远点头,去换衣服,我见状心一下提了起来,慌忙摆手:“不用不用,我叫个车,很方便。”


“家里有车,废那个钱干嘛!再说你没看新闻吗,网约车司机都不靠谱……”


张萍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我却一句都没听进去,见识到赵长远的真面目后,他给我的感觉比网约司机危险的多,我哪敢让他送。


就算他不会把我怎么样,我也必须要和他保持距离。


眼看赵长远拿着车钥匙走过来,我整个人都开始绷紧,急促的说:“真的不用麻烦赵老师再跑一趟,我自己没事的……”


说着,我扭头就想离开,结果被赵长远一把拉住手臂,他微笑着说:“你看你,导师送送你怎么了,还怕我吃了你啊?”


我看着他的笑容,后背一阵发凉,艰难的说:“我……我不是那意思,就是……就是……”


局面僵持不下,张萍见状噗嗤一笑,打起了圆场:“行了,行了。要我说,思思你今晚就别走了,家里有空房子,你对付一晚。”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今晚要是让赵长远单独送了我,一定会出事!


倒不如留下来睡一晚,有张萍在,他不能拿我怎么样。


想到这,我顺势答应下来:“也好,那麻烦导师和张姐了……”


睡在侧卧的床上,我回想今天发生的事,越想越觉得奇怪,无缘无故赵长远怎么会突然邀请我吃饭?再联想到我贸然喊住少妇以后,赵长远立马就出现了,莫非他真的对我起了疑心?


我心神不宁,那里还能睡得着,在床上翻来覆去,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旖旎的声音突然从隔壁传来......


第4章

我虽然未经人事,但上学的时候也和宿舍小姐妹们一起研究过那种小视频,对比之下,哪还能不知道他们夫妻在亲热呢!


我整个人埋在被窝里,难堪的要死,我明明就睡在隔壁啊,他们夫妻竟然在有外人的情况下还这么大声,简直是……


靡靡之声像是有魔力一样,我就算不想听,也坚持不懈的钻进我耳朵里。


我听的脸红耳热,整个身子都开始发软,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回忆起看过的那种电影,各种画面场景开始在我脑海里回放。


这下子,我更受不了了,手不知不觉竟然开始向下蔓延,等回过神来,脸烧的不行,为自己的行为感到一阵羞耻!


大概过了二三十分钟,隔壁的动静才渐渐消退,我饱经折磨的从被子里探出头,大口大口呼吸,蜷缩了一下双腿,猛然察觉到那儿竟然有一丝凉意。


我浑身一僵,不敢置信的摸了摸......


天呐,我咋这么不要脸……


顿时,我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埋头骂了自己一顿后,那种凉凉的感觉却怎么也挥之不去,特别不舒服。


这还怎么睡觉?


没敢开灯,我打开手机中的手电筒功能,偷偷摸摸在这个房间翻找起来,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一点卫生纸。


总不能用床单给自己擦吧?


我既尴尬又难堪,有种想哭的感觉。无奈之下,只好悄悄打开门,蹑手蹑脚的摸向卫生间。


才刚一打开门,就见到黑暗中有一道身影坐在马桶上,我魂差点没吓飞,手机下意识的就照了过去,刚想尖叫,就看清了那道黑影的脸。


赵长远!他,他在厕所里干嘛呢?


视线下移,就见赵长远根本没穿裤子,而且他的手还放在......


我的尖叫顿时卡在了嗓子眼里,看到这一幕,脑中崩出的第一个想法竟然不是羞得掩面而逃,而是……


刚才那么久,张姐还没让他满足吗?


赵长远似乎也没想到我会突然闯进来,神情愕然了一下,然后赶紧停住手上动作,脸上非常尴尬的说。


“思思,这么晚了还没睡啊。是想上厕所吗?”


我一言不发,浑身僵硬,脑子里一片空白,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男人的身子,被眼前一幕惊的不知所措。就这么呆呆的站在卫生间门口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