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力,啊,啊,我要,/偷搞室友的女友-第1部——初晨

山西龙采资讯网深度2019-11-17 01:2846

原本这件事对于黎初遥来说,就像是戳在心里的可怕尖刀一样,碰也不敢碰,可是这几年被单依安没事拔出来又捅下去,拔出来又捅下去,居然已经习惯了。

不会像以前一样,那么让她难堪,那么让她感觉到撕心裂肺的疼痛了。

也许,有些伤口,真的需要暴露在阳光下,才能让时间这道灵药,快速地帮你治愈吧。

黎初遥刚走到办公室门口,手还没摸上把手,就见门一下从外面推开,一个少女穿着粉红色的大衣,纯白的兔毛围巾围在脖上,圆圆的脸蛋,圆圆的眼睛,整个人显得特别可爱又粉嫩,像只小兔一样跳进来“嘿,初遥姐。”

用力,啊,啊,我要,/偷搞室友的女友-第1部——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2

“你好,单单。”黎初遥礼貌地向她点了点头,侧身让她先进去。

单单向前跨了一步,对着办公室里的人说“单依安,我来找你吃午饭啦。”

“啧,我家小妹怎么可能这么好来找我吃午饭,不会是又没钱了吧。”单依安坐在黑色皮椅上,脚尖着地,轻轻往左右两边来回转动着椅身,脸上一贯招牌式的优雅笑容都变得明朗了几分。

“看你说的什么话,我来找你就只是为了要钱吗哼不吃算了,我走了”单单佯装发怒,转身要走。

“哎哎,说两句就生气啊,什么狗脾气。”单依安仰头看着她,笑得优雅又明艳,“过来,坐着等我一会儿。”

“好吧,是你求我留下的哦。”

“是是是,我的大小姐。”单依安的语气里充满了怜爱,那声音温柔得连已经走出办公室的黎初遥都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单依安整个人都变得更加生动鲜活,不像平日里完美得那么假模假样。她微微愣了一下,一闪念似乎察觉了什么,皱了皱眉头,抬手轻轻将门关上。

用力,啊,啊,我要,/偷搞室友的女友-第1部——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2

黎初遥到达举办婚礼的酒店的时候,林雨正脱了婚纱,裹着红色的羽绒服在休息室里躺着休息,身边还有四个伴娘陪着。

黎初遥看了眼被她丢在一边的婚纱问“你怎么不穿婚纱啊”

“这个婚纱穿着就不能躺下来啊,而且好紧啊,勒得难受,等入场的时候再穿。”林雨已经被折腾了一个早上,累得躺在椅上说,“你一个人来的啊你弟呢”

“我从公司直接过来的,初晨应该晚上到吧。”黎初遥一边说一边从自己的黑色手提包里拿出一个厚厚的红包,“给你,说好的大红包。”

用力,啊,啊,我要,/偷搞室友的女友-第1部——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2

林雨也不客气,伸手接过来交给身边的伴娘,笑嘻嘻地说“谢啦你也抓紧点儿啊,不然这个红包你可拿不回头了。”

黎初遥笑笑不说话,她还真没想过这个红包能不能拿回头。她和初晨应该走不到这一步吧

黎初遥抬眼,望着挂在眼前的白色拖尾婚纱,纯洁得像是能发出光一样,漂亮得让人忍不住想伸手摸一摸,又怕玷污了它。

年前,她答应韩墨的求婚的时候,自己也曾偷偷在网上浏览了很多婚纱店,看过很多样式,她不想要太华丽、太性感的婚纱,也不喜欢有着复杂花纹和无数钻珠,她只想选一件纯白到底,白纱曳地的婚纱。可还没等自己选到意的,那个说要娶自己的人,居然偷偷地溜走了。

她还记得,他和她求婚的时候,跪在地上,一脸认真又深情地说“初遥,嫁给我吧。”

她记得他拿着他父亲当年向他母亲求婚的钻戒说“我父亲宠了我母亲一辈,我也会像我父亲对我母亲那样对你。”

她记得他说“也许你还没考虑好。没关系,我等你。等你考虑清楚了再回答我。反正我会一直在的。”

黎初遥低下头,用力地闭上眼睛。自己真是傻瓜,居然到现在还把他的谎言一字一句记得那么清楚,可笑的是,当年哪一句话打动了她,现在就哪一句伤她最深。

他说反正我会一直在的。

会一直在。

黎初遥讽刺地笑了一下,这世界上最大的谎话也许就是这句了吧。

“初遥,初遥”林雨叫了两声,才将陷入混乱思绪里的黎初遥叫醒。

“嗯什么”

林雨拉过黎初遥,在她耳边悄声说“等一下我们出去拍外景,我丢花球给你,你一定要接到啊。”

黎初遥立刻摇摇头“我看还是算了吧,一屋伴娘都在等着接花球呢,我就不和她们抢了。”

“不行”林雨跺了跺脚,“你不抢我就不和你好了。”

“好好好,我抢,我抢。”黎初遥哄着她,希望林雨这个大孩,在大喜的日能开心顺意。

二重逢

下午两点的时候,一对新人,带着他们浩浩荡荡的伴娘伴郎团来到了酒店外面的草坪上,拍摄婚礼日当天的外景。

室外的阳光虽然很灿烂,可温度依然很低,新娘和伴娘们都穿着露肩礼服,却依然热情不减,十几个人在草坪上摆着各种各样的姿势,拍了将近半个小时摄影师才喊“好,来拍丢花球。”

“丢给我,丢给我。”伴娘们激动地在新娘身后自动站成了一排,黎初遥还在低头弯腰,任劳任怨地给林雨铺裙摆。林雨转身一看,催促道“你别弄了,快站到后面去”

“好好。”黎初遥连连点头,把裙摆的最后一点褶皱铺平,才转身,小步跑过去,站在所有伴娘的后面,然后一步、两步、三步,退开,微笑地看着背对她的林雨,一脸的祝福。

林雨似乎知道黎初遥的想法一样,在喊了“一、二、三”之后,用力地跳起来,将花球往后面使劲儿一抛,直直地往黎初遥飞过来。

花球抛得太高,黎初遥抬头看着,没有伸手去拦截,只看见它伴着前面伴娘们心疼失望的叫声,划着漂亮的弧度,飞过她的头顶,然后,落在她身后,“啪嗒”一声,花球被接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