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暗卫轮流灌满的公主_口述:老板将舌头伸进我私

山西龙采资讯网深度2019-11-08 17:0646

“不要说~~不要~~~”我鸵鸟似地把手按在耳朵上,无助地摇晃着我的小脑袋,结果又引起了他开心的笑声。

“小宝贝,你真是可爱的紧~”说着便低下头,伸出舌头舔弄着我的yīn唇。

“啊~~~嗯~~~嗯~~~不要~~~~逸哥哥~~~~”感受着他柔软的舌头在我最敏感的地方进进出出、来回逗弄,动情的蜜液开始不住地流淌出来,而逸哥哥仿佛饥渴已久似地开始大口大口的把我的蜜液带入到他的口中,我甚至能听到他喉咙吞吐的声音,这样我更加敏感,蜜液流个不停,双腿酸软无力地颤抖,似是想要躲开这磨人的爱虐似的轻扭着腰。

“哥哥~~~好痒~~~不要~~~”

被暗卫轮流灌满的公主_口述:老板将舌头伸进我私处——玲珑承欢

逸哥哥不满地抬起头“难到珑儿只感觉痒吗?”说罢又低头把舌头狠狠地往我的xiāo穴中挤。

“啊~~~~~好舒服~~~~”我放声尖叫,此时的我已经完全被欲望掌控,放荡地跟随自己的感觉尖叫出自己的欲望。

“你个小yín娃~~睁开眼睛看着我,看我是怎么玩弄你的,看你自己到底有多yín荡!”逸哥哥突然似是生气地冷声说道。

我睁开迷茫的双眼,看着他低头在我的双腿间舔弄,看着自己的腿在颤抖,自己的腰在渴求似地扭动,听着那一声声由自己口中发出的诱人呻吟声,我无法相信这是自己。

过多的舒服和太多的迷茫让我的眼泪不禁滑落,打湿了软枕,而我却呻吟的更大声了。

“啊~~~啊~~~啊~~~~”

那仿佛天边惊雷闪过,大脑一阵的失神让我瞬间便被欲望的潮水淹没。

被暗卫轮流灌满的公主_口述:老板将舌头伸进我私处——玲珑承欢

我高潮了。

这是逸哥哥说的,逸哥哥说这种感觉叫做高潮

逸哥哥张嘴接住了我涌出的所有aì液,然后放下我的双腿,覆在我的身上,低头将他舌尖的粘人液体一股脑地推进我口中,高潮中失神的我只能任他予取予求,接受他口中的液体,再缓缓地吞进小腹

“真是敏感的小东西,这样也能让你高潮,真是欠干。”逸哥哥舔着我唇边溢出的白色液体恶狠狠地说道“怎么样,自己的味道是不是很棒?”

被暗卫轮流灌满的公主_口述:老板将舌头伸进我私处——玲珑承欢

刚刚缓过神的我,终于找到焦距看清了眼前放大了的刚毅无比的脸,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逸哥哥早已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了?

我只是本能的反应,却殊不知自己绯红的脸庞、迷蒙爱恋的眼神、红肿的双唇及若有所思的表情有多么诱人。

“真是个妖精!”逸哥哥似是发泄地狠狠吻住我的双唇,狠狠地啃咬,玩弄,汲取着我所有的香甜。

“唔~~~逸哥哥~~~~”我的声音支离破碎,带着淡淡的沙哑,双臂却缠上了他的脖子,把他拉近我。

逸哥哥却突然放开我,翻身下地,披上衣服头也不回地夺门而出。

我睁着双眼,无神地看着屋顶,泪水无声地滑过眼睛。侧过身,拽过被,把自己紧紧地包裹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我明明看得出逸哥哥对我身体的迷恋,可这么多天了,他除了不停地撩拨我、给予我,却从不索取我,我不敢想象他今晚会去哪个侍妾身边度过,为什么不是我,为什么,仅因为我还不到12岁?可是爱情是不分年龄的啊~我爱他,为他奉上自己不对吗?

第一次,我对自己的年龄深深不满,不!不只不满,几乎是深恶痛绝!

当温暖的阳光斜照进屋内,我揉了揉有些发涩的眼睛,却碰到了一个温暖的xiōng膛。

我的嘴角不禁向上翘起。

看着他一只胳膊枕在我的脖子下,另一只胳膊搂着我的腰把我紧紧的圈在他的怀里,弄得我的脸几乎挨着他的xiōng膛上。“真是个霸道的家伙!”我不禁心想。

我抬起小手轻轻地抚摸着他棱角分明的侧脸,我真的无法形容每天早上起床时的心情,我怪他丢下我去找他的侍妾,却爱他不管多晚都会洗干净回到我的身边,让我能在翌日一睁眼就看见他这种甜蜜的忧愁让我难过的想哭又莫名的温暖。

“小宝贝醒了?”逸哥哥刚睡醒时的声音总是较往常低沈,那充满阳刚的磁性嗓音总是能让我想起我的爹爹──一个被称为战神的、真正的男人。

逸哥哥低下头亲了亲我的额头,双手把我紧紧抱在他的怀里,我细嫩我肌肤全部贴在了他略显粗犷的身体上,他是力量般的古铜色,而我是柔嫩纤细的嫩白,鲜明的对比却又是那边契合。

“逸哥哥~~”这是我这几天养成的坏毛病,明明没有事对他说,却喜欢贴在他的xiōng口上,用我软软的声音叫着他的名字。

“好了小懒猫,该起床了,乖~~”他轻笑了笑,又吻了吻我的额头,像哄小孩一样哄我起床。

我不满意地嘟着嘴“我又不是小孩子。”

他看着我可爱的表情,又是那种温暖的笑容:“只有小孩子才会总是否认自己是小孩子。”

看着他又变回那个白日里温文尔雅的逸哥哥,我总是有种错觉,就好像他是他,又不是他,可明明就是他我不明白

我疑惑地望着他,怎么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什么差距这么大?”逸哥哥好笑似地问我。

我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把心里的话给说出来了。我羞红了脸,忙低下头。

看着我又是一副鸵鸟似的表情,逸哥哥藏在被子里的大手竟滑到了我的股缝

“啊~~”我受到惊吓似地尖叫出声,抬起头带着恐惧似地看着他。

他的手重新回到我的腰上握紧。嘴唇轻轻含住我的耳朵,又似好笑又似叹气地说道:“不是差距大,是怕吓到你。”

我的脸几乎低的可以碰到自己的xiōng膛了,我想现在我的耳朵一定是红的。天呀!太丢人了。

和逸哥哥吃过早餐后,逸哥哥把我交给夫子。他要进宫一趟,好像是皇帝,也就是他的父王找他有事。

我不愿地嘟着嘴,保持沉默,不理他!

“乖珑儿,我去去就回来,你要乖乖学习,回来我要考你的。”

我看着他,仍是一副我不说话,你能拿我怎么样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