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着裙子在野战/为爱痴狂

山西龙采资讯网深度2019-10-01 09:2146

这要是真的话,吴向伟这个人渣拿了陈如梦的钱去给别的女人过生日,亏自己劝陈如梦分手时陈如梦还替他说话,没想到他竟渣到如此地步。


这要是真的话,自己拿到证据,到时摆在陈如梦面前,相信陈如梦也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只要陈如梦离开这个人渣,自己就更有机会了......


上了十楼,张老光又犯了难。


这么多包厢,刚才那两人进了哪个都不知道,难道要一个个找吗?


可是来都来了,要是放弃张老光也不甘心,想到这,张老光硬着头皮挨个找了起来。


找了一排,也没看见那两个人的身影。


突然又一阵尿急,张老光赶忙朝那厕所跑去。


谁知男厕所门口竟摆上了正在维修的牌子。


真倒霉!张老光暗暗啐到,看来今天是什么收获都没有了。


转头正要走,却听见那男厕所里传来了一阵异样的声音,似乎像是女人的呻吟声。


这厕所不是在维修吗?怎么会有这样的声音?难道这维修只是个幌子,是有人在里面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张老光悄悄绕过牌子走了进去。


“小雅,你小点声,叫的外面的人都听见了怎么办。”一个男人的声音从厕所隔间传来。


“那还不是怪你......你轻点......啊......向伟......”


听见那女人叫男人的名字,张老光一下反应过来,真是踏破铁鞋啊,原来这对狗男女躲在这地方。


掏出手机调到录像模式,张老光对着那隔间露了起来,两人缠绵的声音都尽数录了进去。


十分钟后,那隔间里慢慢消停了下来,两人似乎是结束了,推开隔间门,两人搂着走了出来。


一出来,就看见张老光正举着手机对着自己拍。


“啊!”那女人尖叫一声,捂住了自己的脸。


“死老头,你是不是找死!”男人挥着拳头冲张老光冲了过来。


张老光虽然不年轻了,但常年健身,看起来也就四十左右,浑身都是力气,而吴向伟喝醉了酒,脑子也有点不清醒了,两人扭打在一起,张老光竟然占了上风。


没想到自己来捉奸,还跟奸夫打了起来,这叫什么事。


张老光内心好气又好笑,但一想到自己珍爱的陈如梦被这人渣这样欺负,张老光下手更狠了。


那女人跑出去叫来了保安,把两人拉了开来。


两人都没讨到好,身上都挂了彩。


“老头你给我等着!”吴向伟恨恨地撂下话,搂着女人就走了,而那女人转过头来,意味深长地看了张老光一眼。


两人走后,张老光这才揉着自己的腰,不像年轻人挂点彩也恢复的快,张老光这把身子骨,恢复的也慢一些。


下到一楼,那妈妈桑见张老光这副样子,也是吓了一跳,赶紧凑了上来,问到:“张哥,你这是咋啦?跟人打架了?”


“摔了一跤!”张老光没好气地回到。


“那......小丽那边已经好了,正等着你呢,你看......”


“改天吧,今天没心情。”张老光刚跟人打了一架,哪里还有什么心情,拒绝了妈妈桑的热情邀请后就开车回了家。


自己胡乱贴了个膏药在腰上,心里暗想,这都叫什么事?


不过自己把那录像给陈如梦看过,她一定就会离开那人渣了吧?想到这张老光心情才好了点,揉着老腰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张老光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告诉陈如梦自己得到的消息,一大早就敲起了陈如梦的门。


“张哥?早啊。”陈如梦笑眯眯地开了门,看起来似乎心情不错。“张哥,你这脸怎么啦?”


“没事,昨晚不小心摔了一跤。”屋里飘出一阵香味,张老光嗅了嗅,问到:“小梦,你一大早的做什么好吃的呢?”走进陈如梦家,那香味更浓郁了。


“我在煲筒骨汤,听说伤筋动骨就是要喝这个。”陈如梦转身又进了厨房。


张老光心下疑惑起来,难道陈如梦早就知道自己受伤了?不然怎么会煲这个汤呢?想不到这小妮子还挺关心自己,张老光心里得意起来。


“小梦啊,其实也就是点小伤,不碍事。”


“都住院了,怎么能是小伤呢?”陈如梦的声音传来。


住院?张老光疑惑起来,自己也没住院啊,难道陈如梦这汤不是给自己的?那是给谁的?


“大哥,这可不行,我爱小梦,就算你打死我我都不会跟她分手的!”吴向伟一副情深似海的样子。


“不分手是吗?”张老光掏出了手机,“我可知道你是哪个学校的,你说我要是把昨天的视频曝到你们学校网站上去,会怎么样?”说着,张老光还装模作样地划了两下。


“别别别......”吴向伟不知道张老光到底拍到了多少,要是传到学校里闹大了,对自己的影响也是巨大的。


“大哥,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说了,和小梦分手。”


“小梦也是真心爱我的,我要是跟她分手了,她也一定会很伤心的。”


“这你不用管,你答不答应,不答应我这视频可就现在发出去了啊。”


“别!我......我答应,我答应就是了!”吴向伟无奈地说到,想着先稳住张老光,自己还有把柄在他手上。


张老光这才满意地把手机收了起来,“我警告你啊兔崽子,别跟我玩什么花样,你那点小把戏骗得过小梦骗不过我,张哥当初出来泡妞的时候,你还是个受精卵。”


吴向伟冷汗涔涔,不知怎么就是特别怕张老光,但其实张老光也就唬唬他,自己像他这么大的时候,连女孩的手都没拉过,想来还有些嫉妒这小子。


这时,病房的门被推开,一个女孩走了进来。


女孩化着淡妆,穿着简单的T恤和牛仔短裙,一头长发披在背后,虽不如陈如梦那样漂亮的夺目,但却有一种艳丽的美,让人移不开眼睛,是个十足的美女。


“小......小雅......你怎么来了......”吴向伟咽口口水,这下好了,真是什么都凑一起了。


听见吴向伟叫这女孩“小雅”,张老光才反应过来,原来眼前这女孩就是昨晚那女人,卸掉了浓妆张老光差点没认出来。


“怎么?你住院了我不得来看看?”那个叫小雅的女孩走了进来,看到张老光的那一瞬间愣了一下,“哟,这不是昨晚那老头吗?”


“他......他是小梦的大哥。”吴向伟只感觉头皮发麻,现在的状况自己已然应付不了。


“大哥?”小雅凑到张老光面前,“小梦还有大她这么多的大哥啊,得有四十了吧您?”


无视小雅的无礼,张老光没有搭话,只是听她的语气,她似乎认识陈如梦。


这就有点复杂了,如果这女孩是陈如梦的朋友,却跟她的男友搅在一起,陈如梦知道了岂不是更加接受不了?


想了想,张老光还是决定把这事先瞒下来。


“小雅,你先走吧,小梦今天来了,你在这被她看见了......不好......”吴向伟看了看张老光的反应,似乎特别怕他。


“怎么,她来了就让我走?我偏不走。”这女孩似乎一点也不怕被陈如梦知道,反而还理直气壮的,一屁股在病床边坐了下来。


小雅眼神不时瞄着张老光,上下打量着他。


张老光有心瞒着陈如梦,不想小雅在这里撒泼,想了想,上前说到:“小雅是吧,我正好也要走,送你一程吧。”


“干嘛?我才刚来,就让我走吗。”


张老光冷笑一声,说到:“你不走也得走。”


“我还偏不走了,看你拿我怎么样。”女孩不屑地说。


吴向伟见两人要杠起来了,咳了两声,不停地朝小雅使着眼色,说到:“小雅,你先回去,听话。”


小雅睨了他一眼,见他那副怂样,说到:“走就走,我还不稀罕呆这呢。”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张老光赶紧跟了上去。


而吴向伟松了一口气,心想终于送走了两尊大佛。


小雅跟着上了张老光的车。


“去哪?”张老光对这女孩说不上什么感觉,可能是因为长得好看,让张老光恨不起来,反而为她跟了吴向伟这样的人感到不值。


“随便。”小雅随意地说到,“你不是陈如梦的大哥吧。”


张老光有些诧异,“你怎么知道?”虽说自己是有些老了,但是说是陈如梦大哥也不为过,毕竟有很多家庭一个辈分也是会相差很大的。


“反正你肯定不是。”小雅不经心地玩着自己的头发。


“你是陈如梦的朋友?”


“是啊,你呢?你是她的老情人?”


“我是她大哥。”


“胡说,她有没有大哥我还能不知道吗。”


“那你很了解她?”张老光有些奇怪,这女孩似乎很了解陈如梦的样子,但抢了陈如梦的男朋友,却又一点愧疚感都没有。


“反正比你了解。”


“既然你是她的朋友,为什么要跟她的男朋友不清不楚呢?”


“我哪里跟他不清不楚,这个吴向伟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见我第一眼就想动手动脚,我跟他玩玩罢了。”小雅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张峰。”


“那我叫你张大哥吧,我叫吴雅童,你叫我小雅就行,大家都这么叫我。”


看着她的样子,张老光有点懵,这女孩怎么对人一点防备都没有?


而接下来,吴雅童更是让他摸不着头脑了。


“张大哥,我没地方去,你带我回你家吧,我饿了,我要吃饭。”


哪有女孩主动跟第一次见面的男人回家的?


更何况,这还是个胸大屁股翘的尤物,比起陈如梦更是多了一股风情,张老光目光移到了吴雅童那领口,这小妮子愣是把简单的T恤穿出了性感的味道。


张老光有些口干舌燥的。


既然吴雅童都主动要求了,张老光觉得自己没有拒绝的道理,毕竟这么一个美女的主动要求很少有人能拒绝。


张老光一踩油门,把吴雅童带回了自己家。


吴雅童就像饿了三天没吃饭似的,在张老光家里扫荡了一遍,她吃的这么多,却也不胖,还发育的怪好的。


吃饱喝足了,吴雅童说要睡午觉,张老光又只好把陈如梦睡过的那个房间给她收拾出来让她睡。


张老光还有点反应不过来,感觉自己不知招惹了个什么麻烦。


跟陈如梦不同的是,吴雅童似乎没那么多顾忌,对张老光这个陌生男人竟毫无防备,躺上了床就呼呼大睡起来。


张老光悄悄透过房门的缝隙去看她,只见她那短裙底下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肤,她还翻了个身,要不是底裤遮着,张老光几乎要看见那裙底的风光。


这小妮子是不是故意勾引自己?


张老光有些搞不懂吴雅童这女孩的想法,但他明白的是虽然这么一个尤物就这样躺在自己家的床上,自己还是只能偷偷看看一饱眼福,毕竟送上门的肉谁知道有没有毒。


吴雅童一觉睡醒后,爬起来检查自己的衣服,见自己还是完好的样子,从床上爬了起来。


张老光正闲得无聊,给自己养的几盆花浇水,见吴雅童从房间里走了出来,问到:“你醒了?醒了就快回家吧,不然你爸妈也着急,这被邻居看到了,我也不好解释。”


“你这人可真奇怪。”吴雅童也不急着走,反而冒出了这么一句。


“我怎么奇怪了?”张老光被问得莫名其妙。


“我不漂亮吗?”


张老光上下打量了吴雅童一通,说到:“漂亮,肤白貌美大长腿。”


“那你就对我没什么企图?”


张老光愣了一下,似乎觉得有点好笑,反问到:“你希望我有什么企图?”


自己虽然是觊觎陈如梦那样的,但也不是饥渴的不行,看见女人就忍不住,况且这女孩虽然漂亮,可严格意义上来说还是陈如梦的仇人,自己要是跟她扯上了关系,那以后跟陈如梦还有机会吗......


吴雅童不知道张老光心里的盘算,平时都是男人围着她转,张老光倒好,自己躺在他家的床上,他也对自己无动于衷的。


吴雅童要强极了,觉得这是男人对自己最大的侮辱。


“你是不是喜欢陈如梦那样的?”


听见吴雅童这样问,张老光没有说话,毕竟这也是事实。


“我哪里不如她?你们男人就是喜欢那种表面清纯的,实际上骨子里骚的很!”


“你瞎说什么?”


“我瞎说?你是没见过陈如梦是怎么勾引金主的,见过你就不会说我瞎说了!”


吴雅童的话让张老光陷入沉默,直播水深张老光也有所耳闻,只是一想到陈如梦那青春懵懂的样子张老光就否认了这样的想法。


“你跟我说这些干嘛,跟我也没什么关系。”张老光耸耸肩。


吴雅童感觉自己就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但女人的直觉又告诉她眼前这个人跟陈如梦关系不简单。


吴雅童心气高,奈何陈如梦处处都压她一头,她不服气,所以陈如梦的东西她都想要抢过来。


张老光无所谓的态度让吴雅童第一次感受到了挫败感,那个吴向伟当初跟陈如梦多么情深似海,最后还不是自己一勾勾手指头他就过来了。


而这个张老光,看上去也就是个年纪颇大的大叔,自己叫他大哥已经是抬举他了,说不定他也是陈如梦的金主之一,这样的人竟然对自己爱答不理,吴雅童怎么也想不明白。


张老光一开始还对这个吴雅童颇有些兴趣,但他现在算是看出来了,吴雅童根本就像个还没长大的小女孩,事事都爱计较个输赢,远不如陈如梦温柔大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