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你湿透的小黄文——抱起来朝着那硕大压下

山西龙采资讯网博客2019-11-08 17:1046

“你们做什么!谁允许你们动我东西了!”连惜想走过去阻止,可红红却偏偏一副溜猴似的样子,嘲讽地笑着左摇右摆,就是不让路。连惜被逼急了,停下脚步冷着脸道,“你们是想让我报警吗?说学校有人抢劫?”

彼时,她一脸肃容,凛然不可侵犯的架势一时将那几个女生都震住了,面面相觑,不敢再妄动。

寂静中,一个纸包却从柜子里悄然滑落,露出那天叶文彰带她逛商场买的蓝色半袖丝绒裙。

门口围观的人里有家里条件好的,眼尖地注意到了,马上咦了一声,说:“这件衣服我表姐好像也有一件,要两千多块呢……”

污到你湿透的小黄文——抱起来朝着那硕大压下去\\偏爱

此话一出,借衣服的女生仿佛抓住连惜什么把柄一样,马上挺直了腰,说:“老师你都看见了吧?这下总该相信我们了。她家里的情况您应该比我们清楚,怎么会突然有钱买这些新衣服?不是出去做援.交是什么?”

老师虽然也怀疑东西的来路,但是总觉得连惜不像那种有失德行的坏女孩,遂斟酌着道,“光凭一件衣服,也没法说明什么的……”

“那要是再加上夜不归宿,跟校外男人交往,有豪车接送呢?”开始陪红红进来的女孩,也就是这间宿舍的宿舍长,突然开口道。

有了她的作证,再加上连惜最近的确有夜不归宿的记录,正逢学校严抓作风问题,楼层老师再喜欢连惜也没法包庇,于是叫连惜自己去找主任解释。

几个女孩推攘着连惜往楼下走,当走到一楼半的位置时,宿舍长往底下看了一眼,脚步微微一顿。而几乎与此同时,连惜却感觉自己的后背被人猛地推了一把!

污到你湿透的小黄文——抱起来朝着那硕大压下去\\偏爱

“啊!——”她一个没站稳,脚下踩空,顺着高高的楼梯便滚了下去!

骨头一次次与楼梯相碰,浑身散架一般疼,连惜却只顾得上死死地抱住头,几乎可以预见到自己等下头破血流的命运。

却不料,就在她即将落地的前一瞬,竟被人一把捞起!随后,便落入了一个散发着薄荷清香的怀抱……

“你没事吧?”优雅的男声中伴着担忧,在连惜的耳畔响起,那音调里尽是说不出的柔和。

连惜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睫毛不住地抖动着,一张逆光的温和面容冲进了她的眼底。黑白色调中,他的五官有些模糊,却依然漂亮地不像话。

污到你湿透的小黄文——抱起来朝着那硕大压下去\\偏爱

连惜用力眨眨眼,这才看清了来人是谁,立刻便是一怔。

是他,那天在钢琴比赛上帮了自己的人……

叶修泽矜贵的面庞上带着难以掩饰的怒气,在听了宿管老师的解释后,沉默不语,紧抿的唇角清晰地昭示出主人的不虞。

他看了怀里的连惜一眼,面容冷凝道,“那些小玩意是我送给她的,如何?”寒星般地眸子直直地射向老师。

连惜的心不禁一颤,呆呆地看着他。那一刻,他就是她的天神。

宿管老师不禁有些迟疑,看看连惜,又看看这个一望便知是非富即贵的少年。

“怎么?不信?”叶修泽冷笑一声,身后马上走出两个便衣保镖,到老师那边耳语几句。老师立刻惊疑不定地将眼转向连惜,片刻过后,强挤出一丝笑道,“原来是这样,连惜你怎么不早说呢?好了好了,没事了,大家都散了吧。”后一句话,却是对周围人说的。

“谢谢你。”待看热闹的人都散去了,连惜两手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松松地揽在叶修泽的后颈上,视线则落在自己脏兮兮的衣服上。头颅似有千斤重,怎么也抬不起来。

“对了,我没事了,放我下来吧。”她突然意识到自己正在一个陌生男子的怀里,不禁浑身不自在,飞快地加了一句,挣扎着就想要下地。

“你别乱动。”叶修泽皱着眉,清朗的声音里透着不悦,“看看你这一身的伤,也能叫没事?我先带你去医院。”说着,不由分说就抱着她就往校门口走去。

男孩修长的身体略显瘦削,但是抱着她的手始终很稳。并且很小心地避免颠簸到连惜的伤处。

才经历过一番粗鲁对待后的连惜,乍一受到这么体贴的对待,心里真有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她吸吸鼻子,将头又垂得深了些。

医院。

简单的消毒上药过后,医生识相地离开了。连惜拘谨地坐在椅子上,叶修泽则半蹲在她的膝盖边,轻轻吹着刚刚上过药的伤口。凉凉的,痒痒的……那清浅的气息让她的脸蛋不由地又烫了几分。

“不、不用了……”她终于忍不住动了动腿,极诚恳地说:“已经不疼了,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