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你轻点我受不了了-嗯夹得太紧了棒,淫乱王妃

山西龙采资讯网博客2019-11-08 16:5046

陆丞相瞧见,觉得这忘尘已经知道收敛私欲,以主人为先,看着是调教得差不多了。

忘尘见了陆丞相,本要施礼,陆丞相抬手止住,前去几步,抬起女儿的下巴,就附嘴上去,大舌卷着里面的小舌,一通纠缠吸吮,将女儿唤醒。

老师你轻点我受不了了-嗯夹得太紧了棒,淫乱王妃(古风黄暴全H)

谢谢5743和乌龟的支持!今天还有一章收藏加更的,晚点我写完了再放上来

“嗯额……爹……啊啊……”陆相早就伸手摸进女儿屁股下面,他还没忘走之前自己给女儿留下的任务。

“让爹看看,乖女儿这小淫穴听话不听话,有没有好好吃住爹的精水。”说着将妍妍两腿向上打开,忘尘会意地接过妍妍的脚腕,将她两腿压到肩膀处,大大地露出被薄纱盖住的下体。

那薄纱已有些湿了,微微黏在她的穴上,透过一层薄绢,隐隐能看到肉穴吸缩的模样,有些汁水被喷挤出来,噗地浇在纱上,猛地濡湿一片,映出鲜红蠕动的穴口。

陆相眯着眼睛,没想到女儿现在越发骚浪了,一大早起来就淫汁四溢,一张小嘴吐着水要挨撸,如此欠操欠日,看来昨日没把她操服气。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若不把女儿操的妥帖了,平日里再想不起他这个爹,还能想起回家孝敬他?

陆相猛地回忆起昨日硬了两个时辰的憋胀劲儿,心里一狠,两指自上到下抹过阴蒂兼穴口,所过之处,绢纱被汁水黏在阴上,他略一使力,手指顶着绢纱捅进女儿穴里。

细密柔软的纱布随着男人指节的深入一并被塞到穴里,妍妍试图并腿扭腰摆脱下体异物入侵的感觉,忘尘却一手擒住她的脚腕,一手握住她的手腕,双膝顶在她后腰上,让她逃脱不得。

“爹怎么没瞧见白东西?是这小穴自己吃了,还是全流掉了?要是后头一种,爹可不轻饶你。”一直把指头捅进最里头,勾动指尖,将绢纱在里摩擦,一下子便觉得指尖一热,妍妍里头使劲绞着他的指头,泄了不少水到他手上,流到腕子上,却一点白的也没有。

小穴里的精水自然早就被忘尘操散流光了,只是昨晚上忘尘又灌进去不少,合着早上起来又在小姐宫里射了一泡,倒不怕没有精水流出来,这会儿出不来,恐怕是结了块在里头,黏在壁上下不来,又兼又薄纱挡着,才没有落下。

陆相想来也想到了,以为昨天射进去的精水凝固不落,便一把拽出皱巴巴湿透了的绢纱,果然瞧见上面带了不少半凝固的白浊。陆相将帕子上的白浊扣下一部分,在女儿菊穴上摩擦扣弄,其余的连同帕子递到女儿嘴前。

老师你轻点我受不了了-嗯夹得太紧了棒,淫乱王妃(古风黄暴全H)

“乖女儿,尝尝爹的精,还好吃不好吃。”

才醒来就高潮的妍妍,如何拒绝得了男人,一点点含着绢纱,舌头卷下上面腥甜的粘块,卷不下的就用牙齿刮下来,全部咽进肚子里,看得陆相血脉贲张,肉棒翘的老高。

“爹的精还是那么浓,和女儿以前吃的一样。”妍妍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着假话,爹的精味道更重些,忘尘的则没那么腥,这精水尝着便知道是忘尘的。

说起喝精,妍妍自八岁开始就每日喝陆相的男精。陆相本是灌在玉壶里叫陪侍送来,可妍妍那时还小,不知男精的宝贵之处,嫌它腥味重粘嗓子,总是偷偷倒进鱼池中看鱼儿争抢夺食。一日叫陆相知道了,训斥她一通,之后每日清晨都到女儿床边,把肉棒撸的又直又硬,女儿若醒了就叫她张嘴含住龟头,婴孩嘬奶般自己嘬出精水,若是还睡着,陆相就自己揉着囊袋搓着棒子,等快射了就把龟头塞到女儿嘴里,精液全部喷到她嗓子眼。妍妍那时嘴巴还小,吃不住龟头,嗓子里又被喷的痒痒,只好牟劲儿狼吞虎咽,陆相便摸着她的发顶,夸她懂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