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一边下楼梯一遍做_用什么东西放进去很爽

山西龙采资讯网博客2019-10-08 09:5646

这个姿势……说不出的诡异。


张远听到外面洗澡的水声,哗啦啦的,他不禁小声咒骂:“妈的,他们偏偏在这个时候……”


“嘘……”徐洁小声提醒,“别说话了,被发现不光他们尴尬,我也走里说不清了,小郑跟陈昊也认识,我怕她翻舌头。”


张远现在最怕的就是徐洁,徐洁说一就一,他很快住嘴。


外面,两人听到“啪”的一声,随后传来小郑的娇吟,“你好坏呀,军哥,拍人家屁股干嘛?”


“因为太圆润了啊,宝贝。你不知道你这对尤物有多诱人啊。”


“别啊,不要,你干嘛抓我头发,还按我头,太过分了,军哥你。”小郑的声音阴阳怪气的,带着娇喘,柜子里的两个人身上瞬间热了起来。


张远这时不得不赶紧挪一下身子,一动之下,徐洁被他一推,屁股往后一顶,恰好撞上了张远封印解除的魔王。


张远臊红了脸,往一边看去,徐洁也没料到竟然发生了这么巧的事,骂也不是,只是听着外面两人哼哼唧唧的娇喘,徐洁发现自己好像也中毒了一样,脸上身上都烧了起来。


徐洁觉得燥热也就算了,关键现在她的心里竟然有一丝丝的期待,她竟然在心里有一点渴望。


天啊,她觉得自己变坏了,思想出问题了。这种感觉什么时候出现的?是因为张远救了她?


刚一走神,两人立刻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阵啪啪的声音,徐洁很清楚,这不是打耳光的声音,怎么可能这么有节奏的打耳光。


这一瞬间,张远封印的魔王解脱了,配合着脑里的画面,张远清楚外面在干什么。


张远不想失礼,这样下去,他的魔王会咬到徐洁的屁股的。


他赶紧伸出手拦在前面,给自己和徐洁之间割开一道间隔,但这样一来,空间更窄,张远的手再一次靠在徐洁屁股上了。


徐洁又不傻,知道张远为什么这么做,但这样一来,张远的手又在自己躬身的屁股上了,她想阻止,实在无能为力。


外面的两人喘息声更重,小郑更夸张,有两次的声音实在有些刺耳,还好洗澡间的水声帮他们打了很多掩护。


“军哥,你好坏啊,不要嘛,我受不了了,不要嘛……”


张远再次低声咒骂起来,柜子里的两个人口干舌燥,仿佛在看一场电影。情节丰富刺激,两人看完,满头大汗,浑身难受。


“军哥,你先去洗洗吧,你完了我再去。”


“你傻啊,宝贝,一起吧,咱们得快点,你同事回来就不好了。”


随后徐洁和张远只听到哗啦啦的水声。


小郑和她男朋友离开以后,张远骨碌碌从柜子里滚出来,嘴唇干涸,张远一急燥,感觉自己鼻塞咽痛,病情好像又加重了。


徐洁嗫嚅道:“你……你没事吧,张叔?”


“我……对不起,我不该点开照片的。抱歉,徐洁。我先走了。”张远说完,灰溜溜地跑回病房了。


其实他真的想尿尿了!


徐洁打开电脑,看着屏幕发呆,怎么……会让张远看到这些?他会不会记在心里忘不掉?


陈昊也太粗心了,都不确认自己是不是本人就发视频?


徐洁还在回味刚才共处一柜的事,刚才他们的姿势,徐洁觉得太羞耻了,关键是,徐洁察觉到了她的屁股被魔王咬到了!


徐洁觉得事情在慢慢失控,她不知道失控的车会开向哪里!

不知道为什么,从早上开始,张远眼皮跳个不停。


张远醒来的时候,天气不是很好。徐洁过来跟他说,他们今天要去趟山里,医院在乡下有个宣传活动,她们护士得去两个,就她和小郑,同行的还有主任,崔倩。


徐洁说他的病好得差不多了,随时都能出院了,要是还觉得不舒服,也可以再休养几天,不过效果跟在家里一个样,医院更花钱。


张远经过这几天跟徐洁的相处,发现她确实在工作上兢兢业业,细致严谨,怪不得很多病人都夸徐洁负责。


张远知道自己该出院了,但他还想在这里待几天,不单纯是养病,他习惯了徐洁的照料。


下午六点多,天开始下雨,张远的心开始烦躁起来。


接替徐洁给他换药的护士进来时,张远问她:“徐洁干嘛去了?她不是今天下乡去了吗?她说六点之前可以回来的。”


“我不知道,但她还没回来。护士长叫我来照顾你,所以我就来了。”护士说完,又去忙活了。


张远越想越不对劲,崔倩是和徐洁一起去的,她都回来了,徐洁怎么还没回来。


张远等护士出去了,立刻下床,去休息室看看。


休息室的门半掩着,张远敲了几下,没收到回应,张远一推,门开了。


张远进去,看见休息室沙发上扔着几件衣服,洗澡间水声很大,看起来徐洁回来了,正在洗澡。


张远不好意思打扰她,只好坐下来等她洗完出来。


“喂,我在洗澡呢,你在干嘛?”


里面传来女人的声音,看起来是徐洁在给陈昊打电话。


“什么?你过两天才能回来?呀,那可要想死我了啊。”女人的声音格外大,她大概不想自己的声音被水声淹没。


“什么?你还要打我屁股?你都打过多少次了,还想打,昂,你要是回来给我买了纪梵希,我就让你打个够……”女人的声音有点妖娆,带点诱惑。


张远脸上有点烧,他感觉再听下去,身体里的火又要被点燃了。他正犹豫要不要离开,张远隐隐觉得洗澡间的声音不太像徐洁的,他怀疑自己是不是搞错了。


张远起身走了两步,洗澡间门开了,张远习惯性一回头,只听到“啊”地一声尖叫。


捂在女人身上的浴巾滑到地上了。叫声是女人发出的,女人吓得松开了手里的浴巾。


更令张远难堪的是女人果然不是徐洁,而是小郑,小郑以为张远目的不纯,吓得惊慌失措,忍不住叫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张远转过身子,赶紧赔礼道歉,“我只是过来问下徐洁去哪里了,她说下午要给我换药的。我等了她很久,她没来,我有点担心。”


“噢。”小郑快速捡起衣服,退回到洗澡间穿好,再出来,走到他跟前,说,“徐洁还没回来呢,不知道为什么,主任说下雨了,路滑,装不下那么多人,让徐洁自己搭车回来。”


虽然他转身转得很及时,但小郑那对硕圆的小山丘依旧落在了他眼里。小郑那两条光溜溜的白嫩大腿尤其惹人怜爱。但他现在顾不上这些,他一听主任说路滑,车上坐不下,就慌了。


妈的,这个王浩明明就是挟私报复。


张远让小郑给徐洁打个电话,小郑打了,没接通,语音提示已经关机了。


张远慌了,这个王主任,可能因为上次那件事记恨在心,这才几天啊,就开始给徐洁穿小鞋。


张远穿好衣服,向小郑借了把雨伞,又多拿了一把,刚出住院楼,发现天上在下瓢泼大雨,地面上的水流成一股一股的,他往水里一趟,鞋面都湿了。


天上云层很厚,天黑得看不清远处的人。张远心里挂念着徐洁,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


张远临走之前问过小郑,知道了她们做活动的地方。他拦了辆出租车,司机听他要下乡,摇头说不去,路太远,天太黑,路滑不划算。


张远提出加钱,司机勉强答应了。


出了城,车速快了很多,也没有城内堵车的情况,司机开得很快,张远的心就跟车子一样一颠一颠的,七上八下。


陈昊走之前,让徐洁好好照顾他,现在他倒是快好了,没想到徐洁遇上这么大的麻烦。张远心里过意不去,想着无论都要保证徐洁安全。


大概过了半小时,车终于停到了那个她们做活动的地方,那里还有几张桌椅,还贴着宣传标语,徐洁却不在。


张远喊了几声,终于喊来一个大爷,打着伞,走路颤颤巍巍的,张远问他有没有看到徐洁去哪里了。


大爷说他不认识徐洁是谁,那帮人做完活动就走了。张远又问他这附近有没有什么住宿的地方,大爷说往前一点就是镇上,有几家小旅馆。


张远赶紧往镇上去找,到地方以后,一家店一家店地找。


张远实在没什么办法,就连那几家旅馆都一一问了,人家都说没有一个叫徐洁的来住宿。